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我有诸天万界图 > 正文 第116章 柳尚书,贫道有礼了
    天色渐晚。

    唐空成功潜入书房。

    柳尚书还没回来。

    那些替班上来的侍卫,也没发现有个挑泔水的依然留在府中。

    明天的话,这些侍卫估计就能发现端倪。

    不过按道理说,今天晚上,自己一定会有收获。

    唐空趁夜搜了下,寻找兵符的线索,但没有找到。

    反而是找到了一条下水道。

    万一暴露了,而且柳家不顾旧情,要杀他灭口,可以从下水道里逃出去。

    唐空给自己计算好了后路,就窝在书房,等到了半夜三更。

    “这柳尚书是出门去喝花酒去了么?”

    “大晚上还不回家?”

    “还是说回家了,直接奔卧室里找他夫人去了?”

    “这也不对啊,桌上这些资料,像是明天就要呈上去的,他今晚上不来处理?”

    唐空隐约觉得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凡事总有好多意外,不见得都能依照自己所想的去发展。

    自己倒是没怎么碰上意外,不过难保柳尚书那边会有意外。

    不过,正在他这样想着时。

    脚步声忽然传来。

    唐空顿时屏住呼吸。

    而他的气息,包括气血的流动,都被先天抱婴诀收敛了起来。

    此时此刻,除非有人以肉眼看见,否则的话,就算是元境宗师的感知,都不能感应到这房里有唐空的存在。

    “我要是去当杀手,比金身世界的暗域刺客,可更有优势得多了。”

    ——

    脚步声有两个。

    听得声音,落地沉稳,不似一般人那样虚浮。

    两人都是有功夫在身的。

    而且功夫不低。

    但具体多高,唐空经验不足,就听不出来了。

    “李先生深夜来访,真是让柳某意外。”

    “相比这个,方家后人拿着婚书,来到柳家,才更让我和六皇子意外。”

    “李先生好灵通的消息,看来我柳家之内,不少各方眼线嘛。”

    “哈哈哈,你是兵部尚书,不知多少人盯着你呢。”

    “那个小道士,如今怎么样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说有人去追杀他了,但没有得手,至于追杀的是哪一方,还不清楚,不过六皇子念在您的面子上,没有去杀他。”

    “老方已经死了十二年,他的儿子什么都不知道,只在山上修道,如今下山来,也是解除婚约而已,只是局外人,何苦对他下手?”

    “方将军死得冤屈,不少人都怕他的儿子报仇,也怕当年的事情摊开,彻底绝了后患,也在情理之中嘛。”

    ——

    唐空躲在角落,听得这些话,心中沉吟。

    现在他的身份,就是方家的后人。

    那位方将军死后,自己到了元衣观,隐居十二年。

    但现在看来,那位方将军的死,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复杂。

    “滴!”

    “支线任务发布!”

    “查清方芒死亡真相,并报此杀父之仇!”

    “成功则奖励一千八百界灵!”

    “失败无惩罚!”

    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么一个冰冷的机械声音。

    这件事情倒是触发了诸天万界图的支线任务。

    而且照现在看来,支线任务和主线任务,似乎息息相关。

    想要寻找到十二年前造反所用的兵符,绕不开十二年前的旧事。

    唐空这般想着,仔细去听。

    ——

    “十二年前,太子逼宫失败,党羽尽数被剪除,如今这东宫太子,形同虚设。”

    李先生说道:“陛下征战半生,又经过十二年前众叛亲离之事,再过得这十二年,终究是老了,恐怕活不过今年冬天。皇位的继承,终究是要有皇子继承的……太子是不可能了,但是皇子之中,又该立谁?”

    柳尚书平淡道:“诸皇子中,太子羽翼尽去,其他皇子不成气候,只有三皇子和六皇子,能争此位……”

    李先生缓缓说道:“听说三皇子准备向柳小姐提亲?”

    柳尚书说道:“我拒绝了。”

    李先生含笑道:“您一向是聪明人,所以才能走到今日,不像方芒那个莽夫,武功虽高,却还是死了。”

    柳尚书沉吟了下,说道:“你的来意,我也明白,但这种事情,你我交谈,终究浅了几分,回头见了六皇子,再提此事。”

    李先生哈哈一笑,正要开口。

    柳尚书说道:“夜深人静,许多事情,才好想的。”

    李先生说道:“难道柳尚书对六皇子,没有信心?”

    柳尚书冷笑了声,说道:“有没有信心是一回事,有没有诚意又是一回事……李先生,你是六皇子的心腹,到了这里,与我密谋大事,本该是行踪隐秘,生恐暴露,暗中谋划,但你却没有掩饰行踪,不正是要告诉三皇子,我是六皇子的人?这样的伎俩,未免太恶心人了些。”

    按道理说,兵部尚书的站位,极为重要,而且应该是极为隐秘。

    如果他是六皇子的人,那么隐在暗处,关键时刻,就是致胜的关键。

    但是六皇子没有把握招揽他。

    所以先让三皇子,误以为柳尚书是六皇子的人。

    能够当到兵部尚书的职位,果然不是一般人,还是看穿了这样的伎俩。

    “李先生回去罢。”

    ——

    唐空隐在角落,心中倒也觉得古怪。

    这柳尚书如此聪慧,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但这样的人,应该是把心中的不满,都尽数压制起来,怎么会直接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

    正这么想着,柳尚书则背负双手,站在了窗边,看着窗外的月色。

    唐空正考虑着以什么样的方式现身。

    旋即便见柳尚书伸手一挥,赫然是从墙边上抽出一柄长剑。

    长剑倏忽一扫,映着月光,闪过一抹亮色。

    哗啦一声!

    剑锋寒芒,似乎让整个房间都温度降低了一瞬。

    “出来!”

    柳尚书的声音,充满了冷冽之意。

    隐在暗处的唐空不禁一怔。

    贫道的先天抱婴诀失效了?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那个掌控这方世界40%权限的家伙,都没有察觉到自己,他一个连内境都算不上的家伙,就能发现自己?

    过了片刻,柳尚书缓缓收剑。

    唐空翻了个白眼,暗道:“原来是故弄玄虚,难道这货每天晚上都会这么装腔作势一波?”

    而就在这时,就见柳尚书收了宝剑,凑近了书桌处,露出沉凝之色。

    唐空这才明白,铁定是自己寻找消息时,留下了痕迹,哪怕自己尽量还原,但大概是有什么细微到只有主人才清楚的痕迹,被自己乱了。

    “是谁?”

    柳尚书喃喃念了一声。

    房中没有其他人,但曾经有人来过。

    对方想必已经走了。

    而被误以为已经离开的唐空,依然还窝在角落里,仔细盘算了一下。

    柳尚书应该有内境功夫,只不过身居高位,能够发挥出来的本事,未必强得过自己,其次,如果闹出动静,引来侍卫,自己还有把握,凭借大成造诣的白猿越涧身法逃离,大不了钻下水道。

    这次现身,如果翻脸,有把握跑。

    那就妥了。

    于是就在柳尚书全无防备的情况下。

    脚步声倏忽响起。

    仿佛凭空出现。

    伴随着一个平淡的少年声音,含笑着说道。

    “柳尚书,贫道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