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我有诸天万界图 > 第74章 先天太虚紫气功诀
    房间之内。

    气氛沉静。

    在三人的目光当中,唐空神僧依然保持万年不变的古井不波脸,微微抬手,点了点头。

    基本操作,不用惊讶。

    “这特么究竟是什么情况?”

    唐空也完全摸不着头脑,心中十分无言。

    这个符真的有用?

    老妈去拜的庙里神仙,真有这么神?

    但也不对呀,虽然自己依样画葫芦,但实际上,有形无实,就算那符纸真有神效,可自己这画的根本不是正版符纸啊。

    难不成是某个高人,实际上已经有了解毒的方法,但正好在药效起来的时候,太后把自己的符纸给用上了,于是阴差阳错,这解毒的功劳成了自己的?

    或者干脆是这位高人,不想出风头,不想被火域邪僧盯上,干脆推给了自己?

    就在唐空心中思虑万千之际,却见蒋耀宗勉强从病榻上起来,缓缓拜倒。

    “多谢活佛施法,解救皇上,免去天下大乱,免去百姓受苦。”

    “不必多礼。”唐空伸手一抬,道:“此乃我辈中人,分内之事。”

    “活佛……”蒋耀宗已经完全没有把这个活佛当成心目中那个少年,早没有了长辈对晚辈的照拂之意,只有心中对于活佛的尊敬,躬身说道:“弟子身有残毒,亦是难消,饱受折磨,望活佛亦能赐弟子解毒之方。”

    “小事,无妨。”

    唐空倒也没有推辞,不就是瞎几把画上两笔嘛?

    更重要的是,他想要知道,究竟是背后有解毒的高人,把功劳给了自己,还是真正符纸起了效用?

    ——

    唐空摸了摸光头。

    然后举起符笔。

    照着原先想的那个符文,画了出来。

    当前的画风,显得十分怪异。

    在场几人,心里都觉得有些古怪,但偏偏活佛的名头太过响亮,而且他们笃信无疑,倒是一时间,根本无法去找到质疑的根源。

    仿佛一切,都顺理成章,理所应当。

    “焚化于水,一张内服,一张外用。”

    “多谢活佛赐符。”

    这话怎么还是有点儿别扭?

    换成活佛赐福,倒勉强还顺耳一些。

    但怪异归怪异,这符纸能让当朝皇帝的火毒,都消减许多,可谓是奇效。

    蒋耀宗不敢有半分怠慢。

    易济泽已经恢复了正道书生的温文尔雅,倒是照料得十分周到。

    唐空看着蒋耀宗饮下符水,又用另外一盆符水,洗了脸面,擦拭上身。

    大约才过十个呼吸!

    蒋耀宗饮下符水后的十个呼吸,易济泽还在给他擦拭上身。

    然而却已经有了一股难言的气息,从蒋耀宗身上绽放开来。

    火毒的气息,渐渐消去。

    蒋耀宗的目光,渐渐变得明亮。

    他的气血,隐约失去了镇压火毒的方向,渐渐归流,恢复活跃。

    尽管卧病在床很长一段时日,但这位内境巅峰的高手,显然与十个呼吸之前,有了极大的不同。

    莫说是蒋耀宗自身,就是易济泽跟明信和尚,都能感应到这样的变化。

    活佛赐符,果真至宝,竟然能解独步天下,近乎无解的火毒!

    若非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置信。

    ——

    “还真有用?”

    淡定如唐空神僧,心里也不禁冒出卧槽二字,心底满是愕然。

    这符纸为何能起效用?

    这分明不是正版符纸,是自己假冒伪劣的。

    莫非这个符文,当真如此神妙?

    自己依样画葫芦,就能让这假符都有这样的奇效?

    不对!

    蒋耀宗的身上!

    又绽放出了些许气息!

    正是这些气息,消去了火毒!

    但蒋耀宗的火毒已经剩下不多,所以两道符纸存留下来的气息,也就很是明显。

    这个气息,唐空感应得极为清晰!

    先天之气!

    “先天太虚紫气功诀!”

    唐空心中涌起一缕明悟。

    这是一门极为不凡的功法,近乎于修仙的法门,全本价值六十六万界灵。

    他这一世,在娘胎里就修行了先天太虚紫气功诀,根基无比浑厚,挥笔之间,便有先天之气,沾染其中?

    “是了,妖王世界的紫元功,是正统道家功法,就有消灾解厄,祛病驱邪的效用。”

    “但是诸天万界图记载,这紫元功本是道家高人,得了几句先天太虚紫气公诀的残句,从而加以推演,创立而成罢了。”

    “几句残诀推演出来的紫元功,就能消灾解厄,祛病驱邪,何况这真正的先天太虚紫气功诀?”

    “这么说来,这方世界最为难缠的火毒,对我而言,不过随手可解?”

    在这一瞬之间,他心中闪过了许多念头,理顺了想法,当下大喜过望!

    解除火毒!解救生身父亲!

    这是他了却尘缘不可避免的步骤!

    但解除火毒的方法,是这几日间,一直让唐空无比头疼的事情。

    尤其是那位号称世间医术最高,也钻研火毒数年,已经寻出解毒方法的老神医,已经被灭了口,更是有着让人绝望的念头。

    但在这一刻,全都不是事了!

    ——

    皇后宫中。

    “皇上的火毒被治愈了?”

    “回娘娘,听说也不是全部治愈,但御医都说,火毒去了七八成的样子。”

    “火毒竟然消了这许多?”

    皇后娘娘眼神中露出复杂之色。

    火域邪僧的火毒,独步天下,近乎无解。

    那位玄华寺的八岁小童,却没有见到皇上,随手画符两张,便解了大半火毒,这是怎样的本事?

    小小孩童,有此神力,莫非真是佛陀转世不成?

    那太监已经被打发了下去。

    皇后娘娘看向屏风之后。

    那里有个魁梧的身影。

    “听说这玄华寺的活佛,在药王谷养了多年?”

    那低沉的声音,平淡说道:“恐怕是那老混账,生前曾经把解除火毒的方法,传回了药王谷,如今这孩子学成了……除他之外,也不知还有多少药王谷的传人。”

    尽管这火域邪僧,语气稍低,但是杀机却显得极为强烈。

    这里的气氛,仿佛都降了温度,略感寒冷。

    “药王谷已灭,但药王谷的余孽,还留存人世。”

    火域邪僧低沉道:“本座可以再次出手,但皇后娘娘要答应本座,日后新皇登基,要屠灭一切与药王谷有过关联的所有余孽。如若不然……我能毒杀当今皇帝,也能毒杀未来的新皇。”

    他的眼神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

    他完全不把皇帝放在眼里。

    他也完全不考虑新皇是否会对他产生忌惮。

    他从来没有惧怕过。

    他本就是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