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秦川 > 第34章 秘籍

第34章 秘籍

作者:或许有一天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秦川 !

    所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此时刚在家翻完账本的秦川并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未来乱世中的第一悍将给记恨上了。她还记挂着今早的意外发现,于是在翻完账本之后,便叫来了秦平,让他去请傅瑜过来。

    无视秦平那古怪的眼神,秦川这么做的目的却是很明确。她刚发现了内力的修炼和异能的修炼存在着某种联系,有可能可以互相借鉴,自然是要找人验证一番的。

    刚巧,傅瑜也已经体验过这种联系了,而她又是秦川此刻唯一能想到的,可以询问内力修炼方法的人。这时候秦川有了时间来研究这件事,自然第一个就想到她了。

    秦平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纠葛,一路心里都在犯嘀咕——莫非她家少爷真的看上那个傅姑娘了,要不怎么一刻都离不开呢?要知道,他家少爷以前可是从来不近女色的,而此刻距离早晨她和傅姑娘分开也还没两个时辰呢。

    不过无论心里是怎么想的,秦平还是听话的迅速来到了傅瑜所居的客房。他抬起手来刚要敲门,只是手还没落下,面前的房门便“吱呀”一声打开了。

    开门的人自然是傅瑜,她看见秦平就站在门外,还保持着一副要敲门的姿势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只是淡淡的在那只举起的手上瞟了一眼,问道:“有事?”

    心头莫名的一颤,秦平突然有一种眼前这人是自家少爷的错觉——那眼神实在是太像了——当然,这种错觉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秦平很快收敛了情绪,低头恭敬道:“打扰了,傅姑娘。我家少爷有请,您若是无事的话,可否立刻前往。”

    话说得还算客气,态度也算得上是恭谨,但那语气中却没有让人拒绝的余地。

    傅瑜自然没将这点儿小事放在心上,更何况她向来是知道秦平做事的态度的。她只是有些奇怪,两人今早才见过的面,现在秦川突然又找她,所为何事?

    略微抿了抿唇,傅瑜却并没有多问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就算问得再多,也不可能从秦平嘴里得出一个字的答案,除非秦川实现吩咐过可以说。不过秦川不会多此一举,所以她也不必浪费口舌了。于是点了点头,直接道:“走吧。”

    秦平也不是多嘴的性子,闻言立刻退开了两步。等到傅瑜走出来,然后反身关好了门之后,这才主动走到前方引路。

    秦川突然找她会有什么事?莫非除了潞州,又有哪里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所以找她去商议的?可是身为秦家少当家,处理这些事应该都在秦川的能力范围之内啊,即使因为年轻稚嫩处理起来稍有不足,但也不至于要寻她一个“外人”来商议吧?

    一路上傅瑜都在猜测秦川找自己所为何事,但她猜测了许多可能,却没有一个猜中的。于是在来到秦川的书房后,听到她张口问“傅瑜,内力是如何修炼的,你和我说说吧”之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秦兄,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事儿?”傅瑜看着秦川,抿着唇角干巴巴的反问道。

    秦川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闻言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自然是为了这事儿,不然还能为了什么?今早练体操的时候,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那体操对你的内力修行有益。所以我想,内心的修炼方法,是不是也可以和这种体操相辅相成呢?”

    傅瑜不得不承认,秦川的这个猜测可能性很高,她听着也觉得心动。但可惜的是,她之前身体太差,压根没习过武,就连普通的拳脚功夫也不会,更别说什么高深的内功了。

    问她,也是枉然。

    因为发现了新的修炼方法,有可能让自己那慢如龟速的修炼速度提升起来,秦川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状态。她并没有注意到傅瑜那明显有些不对的脸色,又追问了一句:“我没练过武,不知道内力该如何修炼,你就和我说说吧。”

    一抬眸就对上了秦川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感觉就好像又回到了昨晚在小吃街外一般。不过此刻吸引秦川的明显不是那些可以轻易得到的食物了,她所需要的是内力的修炼方法。

    傅瑜心中很为难,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糊弄过这一关。思前想后,也只好先转移话题:“内功的事先别说,我问你,之前你教给我的那个什么‘体操’,是怎么回事?”

    异能体操这种东西,显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秦川之前也是没细想,再加上对傅瑜有种莫名的信任和看重才教给了她,也没想过对方竟会问及出处。

    此刻听问,一时间竟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内功的事情就暂时被抛在了脑后。秦川眨了眨眼睛,支吾道:“那个……那个体操是一次意外所得,具体的,你也别问我,我不会说的。”

    的确是意外所得,意外获得了异能之后的附加物。也的确不能问不会说,因为秦川压根就编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

    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傅瑜没有多问,而且看那神情竟是信了。此刻的秦川不会想到,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个何等奇妙的世界,意外得到武功秘籍这种事,虽然不是多到烂大街的程度,但也时常会有耳闻。而其中奇遇的最佳代表,就是她未来的“情敌”魏子祁。

    想到武功秘籍什么的,傅瑜心思一转,竟真让她在此刻想到了脱身良策。

    心神放松间,便是傅瑜一直抿着的嘴角也微微上扬,带上了些许的笑意:“既然秦兄不肯多言,那在下也不便多问,在此先谢过秦兄的慷慨传授。只是在下所习内功实在粗浅,恐怕入不得秦兄的眼。况且秦兄既想修习内功,自然该学秦家的功法,何必舍近求远呢。”

    是的,秦家也有家传的秘籍功法,而且据说威力不俗。只是秦家两代人,秦哲阳本人资质一般又将大半的心神放在了家业上,只学了个半吊子,十成威力发挥不出三成。秦川就更不济了,因为体弱多病不适宜修炼的原因,她连家传的秘籍都没看过。

    秦家一个商贾世家,竟然也有家传武功?秦川回头想了想,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秦家祖传内功心法玄冰劲,听说也算是上乘武功了,只可惜秦哲阳练了跟没练没什么区别,以至于秦川这些天来一直没发现,她那便宜老爹竟也有内力在身啊!

    终于,在场的两个人都从记忆的犄角旮旯里,将秦家这本蒙尘多年的武功秘籍翻了出来。别说崇尚武力,急于知道内功修炼方法的秦川了,就连傅瑜都对这本传说中……或者说是记忆中的武功秘籍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只可惜,如今以傅瑜的身份,这本秦家家传秘籍大约是无缘得见了。

    大部分时间里,秦川都算得上是个沉稳的人,不过在某些时候,她也是个急性子。这不,刚想起家里还有本“玄冰劲”的上乘武功秘籍,她立刻就坐不住了。也顾不得傅瑜刚来,匆匆和傅瑜交代了两句之后,就直奔主院而去。

    秦川这一去一来,其实很快,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罢了。

    她早就交代了让傅瑜稍等,傅瑜自己对那本秘籍也满心好奇,自然不会离开。于是在秦川高高兴兴的拿着秘籍回来时,看见的就是傅瑜坐在自己书房里淡定喝茶的模样。

    脚步略微一顿,正在喝茶傅瑜却已经敏锐的发现了她的归来。

    “秦兄。”淡淡的一声招呼,虽然满心好奇,却并不曾多问,一如当初的淡然。

    停顿的脚步继续向前踏出,秦川面上除了些淡淡的激动和欣喜之外,一如往常。见着傅瑜,她也没避讳,直接将手里拿着的“玄冰劲”秘籍递了过去道:“这是我们秦家的‘玄冰劲’秘籍,不过我没修炼过内功,恐怕看不懂,十二你看过之后直接教我吧。”

    秦川说得并不是客气话,回来的路上她就翻过这本秘籍了,也的确是看不懂。至于为什么让傅瑜教而不是直接去问秦哲阳,除了因为秦川是从末世而来,压根没有什么门户之见之外,看这两人的武力值就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了。

    当然,傅瑜并不知道这些。在秦川将秘籍递过来的时候,她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却没有从对方眼中看到半分犹豫和试探,于是心中便满满的都是温暖——她再一次的感受到了对方毫无保留的信任。

    毕竟并不是真正的外人,再加上此刻的书房里也没有其他人在场,傅瑜也不矫情,爽快的接过秘籍翻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学识、眼见和修养,终于得到了最直接的体现。记忆并不代表一切,很多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东西,并不是得到记忆就可以被传承的。

    就好像此刻,秦川翻看之后只觉得满脑袋浆糊什么都看不懂的玄冰劲秘籍,落在了同样从未习武也没见过武功秘籍的傅瑜手里,竟然真就被她看出了门道。

    玄冰劲的秘籍并不厚,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被傅瑜翻完了。

    合上秘籍之后,傅瑜闭着眼沉思片刻,为了稳妥起见,先开口提醒道:“秦兄,我修炼的内功和这玄冰劲不同,也不知理解是否有错。我且和你说说这秘籍上的修炼之法,不过之后你最好再去寻令尊验证一番。”

    秦川闻言,自然无所不应。

    傅瑜见了,便也没再说什么,再次翻看秘籍之后,便和她细细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