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秦川 > 第28章 八卦

第28章 八卦

作者:或许有一天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秦川 !

    傅瑜这个名号说出来,自然没人听说过,王有杰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也只能作罢。不过他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心态,却是打定了注意要和傅瑜结交一番,于是死活将几人拉进了花街。

    花街也算是江州城有名的地方了,几乎全城的秦楼楚馆都集中在了这里,占地面积极广不说,每到暮□□临,这里便会成为整个江州城最热闹的地方。

    所谓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花街自然也有花街的规矩。简单来说就是,越好的青楼越靠里,街口那些衣着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使出各种手段拉客的,其实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

    彼时文风尚算盛行,青楼里的清倌人们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多半也都是读过书的,琴棋书画亦或者吟诗作对,总归得有一手能拿出来见人。时有文人墨客慕名而来,寻的便是这些人,至于街口那些庸脂俗粉,他们却是看都懒得看上一眼的。

    齐恒所说的天下第一才女董清婉,其实就是个清倌人。她于音律一道极是精通,曾得音律大家陆铭封交口称赞,也因此名扬天下。到如今,她的身价已非寻常人可以想象。

    这样一个人选择的落脚地,自然不可能是花街街口那种地方,事实上群芳阁位于花街尽头,传闻那地方最是雅致。但也因此,想要从花街街口进去群芳阁,少不得就得被路上那些姑娘们拉扯得几分狼狈。

    一进花街,秦川就下意识的护着傅瑜走在了中间的位置。两边时不时的就会有姑娘上前来拉客,大多数被众人带来的家丁护卫给挡在外面了,少有杀进重围的几个,也被其他人挡下了,两人一路走来倒是难得的毫发无损。

    秦川和傅瑜其实都是第一次进来这种地方,心中免不了有几分好奇。在其他人好心帮忙挡驾的前提下,倒也有了几分闲情逸致偷眼打量。

    这一看便发现,花街的规矩果然如传闻一般,从街口走进来,越往里的青楼规格越高。旁的不说,眼下这些姑娘可就比街口那些漂亮了许多,也矜持了许多,大多只在门口招呼,已经少有主动出来拉客的了。想来只需再往里走走,便再不会有人出来拉客了吧。

    事实果然如此,几人再向前走了数十步,街道两旁的青楼里便再也没有姑娘出来拉客了。门口自然还是有人招呼的,只是多以言语相邀,不会像之前那些人一般放肆大胆。

    秦川见状松了口气,然后默默的往旁边移开了一步,让开了傅瑜身前的位置。之后回头一看,却见傅瑜神色如常,同行之人也都没什么异色,一个个倒是都笑嘻嘻的,看着竟还有些享受的模样。

    完全不能理解这有什么好享受的,秦川只要想到一会儿回去还得从这儿路过就头疼。她抬眸瞥了正和人说话的齐恒一眼,暗地里磨了磨牙。

    之后的路程好走了许多,没人上前来拉客,众人悠闲迈步的同时便也有时间四下里看看。此时整条花街已是灯火通明,乐声阵阵,那些弹琴奏乐的清倌技艺倒也不错,如果忽视掉空气中那时时飘荡着的脂粉气,走在这里其实并不让人觉得难受。

    花街虽说大,但总归有限。没多大一会儿功夫,秦川等人便站在了群芳阁外,然后便被惊了一跳——之前走在路上还没觉得人多,到这儿才发现原来人都聚到这群芳阁来了,看那水泄不通的架势,想要进去估计也难。

    会围在群芳阁外把大门都堵了的,自然是些没钱又想凑热闹的家伙。对于这些人,群芳阁的龟公护院们可不会太客气,眼见着齐恒一行人都被挡在了外面,顿时就有人从里面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条道来迎接。

    看得出来,眼前这群家伙是这里的常客,刚挤出来的龟公看见他们眼睛都要笑没了,团团作揖问好,和之前挤路时的凶悍完全是两个样。

    末了,龟公将视线放在了秦川和傅瑜身上,毕竟她俩是这群人里唯二看着面生的。心里明白大约又有新主顾了,龟公显然很高兴,恭恭敬敬的冲着两人行了一礼,问道:“小的眼拙,看着两位公子倒是眼生得紧,不知如何称呼啊?”

    王有杰带来的那一群人里顿时有个人笑道:“不怪你眼拙,是他们压根没来过。今日也让你开眼记住了,前头这位穿青衫的是秦川秦公子,后头那位穿白衫的是傅瑜傅公子。”

    傅瑜是谁,龟公自然不知道,不过大名鼎鼎的秦少当家在江州城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听到这名字,龟公脸上的笑容顿时更深了两分——这位向来不逛花街柳巷的主儿,今日竟也来了,董姑娘的面子果然是大啊,若是这次能招待好的话……

    秦川蹙着眉看了那答话的人一眼,那人说话的语调让她略有些不悦,这龟公的态度她也不大喜欢。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处事规则,她无心去管,也就懒得多说什么了。

    另一边,恭恭敬敬的再次问好之后,龟公转身吩咐和他一起出迎的护院们再次硬生生的在人群里挤出了一条路来。秦川一行人自然被护在中间,倒也有惊无险的进了群芳阁的大门。

    众人进得门来一看,这门里门外却是两个天地。虽然同样的热闹非凡,但只隔了一道门,这群芳阁内里却是少了许多喧闹嘈杂,只是人来人往看着热闹。

    傅瑜瞥眼将群芳阁上下打量了一番,三层的小楼布置得很是雅致,一楼的大堂上现在已是挤满了人,二楼是用帘子围起来的隔间,三楼则是一个个的雅间,越往上,客人的身份想必是越高的。而大堂的中间则是一个高台,想必便是楼中的姑娘们献艺的地方了。

    齐恒定的地方是二楼的隔间,问他为何不定三楼,却是道:“董姑娘名闻天下,哪次献艺不是引得四方追逐?如今这三楼上可都是些大人物,没必要也懒得去招惹,更何况二楼的视野更好,又何必去争什么三楼呢。”

    很巧,王有杰定的也是二楼,两边离得还不算远。这时候时间还早,离董清婉登台献艺还有些时候,所以便都凑在了一起闲聊。

    此时听了齐恒的话,立马就有人八卦道:“可不是,我听说这次吴王都赶过来了。”说着眼睛往楼上一瞟:“就在这三楼上坐着呢。”

    有人开头,自然也就有人接话。如今这天下眼看着就要乱了,他们这些人对于皇室的敬畏也就跟着下滑了不知多少,此时也敢拿来说嘴:“可不止吴王,听说还有威远侯和司徒丞相家的大公子也都来了。这几人可从来不对付,说不定又有热闹可看了。”

    话音落下,又一人接口:“是啊是啊,我听说这几人追董姑娘可都追得紧呢。董姑娘十次献艺,七八次他们都在,听说偶尔在董姑娘献艺时碰上了,私下里还曾大打出手过……”

    秦川侧耳听了会儿八卦,目光漫无目的的在大堂里划过,那形形□□的人却都还入不了她的眼。偶尔看看三楼的那些雅间,却是一个个门户紧闭,想来在那董姑娘出场之前,这些“大人物”却是懒得理会其他人的。

    傅瑜和秦川的表现差不多,她端着杯茶不紧不慢的喝着,目光却只在三楼徘徊。

    当年董清婉也曾来江州献艺,不过她不曾过来捧场,自然也不知道这许多八卦。不过就刚才听说的这些“大人物”而言,也就只有那丞相公子一人入了她的眼。

    那司徒承麟天生力大无穷,后来又拜得名师学了一身武艺,在那乱世之中堪称第一悍将。无论是谢家武艺高强的谢守业,还是后来崛起的魏子祁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惜后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被人拿着美人计陷害死了。至于使那美人计的美人,好像就是这位天下第一才女,董清婉董姑娘呢……

    就在众人思绪飘飞,八卦乱传的当口,群芳阁内突然传来了一阵乐声。从隐隐约约,到声传四方,渐渐压过了众人说话的声音。

    众人闻声抬头一看,却是群芳阁那徐娘半老的老鸨已经笑眯眯的站在了大堂中间的高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