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秦川 > 第11章 少年

第11章 少年

作者:或许有一天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秦川 !

    随便出个门也能遇见旧时好友,秦川也是头疼。

    少年姓齐名恒,行三,是江州知府家的幼子,向与秦川交好。

    秦川只是站在楼下瞥了他一眼,便有了这样的记忆冒出来,于是也不用多想就知道,齐恒的邀请她不能不去。

    谢秀云对此不置可否,或许她也有心想看看秦川周围的人,于是两人便一同上了三楼。

    听雨楼的楼层也是有讲究的。一共四层,一楼谁都可以去,哪怕连杯茶都不喝,纯歇脚也没有人会把客人往外赶。二楼是富贵人家,三楼是达官显贵,四楼才是真正属于让听雨楼闻名遐迩的文人墨客们的地盘,没点儿文墨在胸的人,是上不去的。

    齐恒坐在三楼,谢秀云便知道他是官宦子弟。于是秦川介绍的时候,她也没什么惊讶。自然,区区江州知府,她也并不如何放在眼里便是了。

    倒是齐恒,听到秦川介绍谢秀云说是晋阳谢家的小姐,便是“嘿嘿”一笑,冲着秦川挤眉弄眼道:“秦兄,这位莫非就是未来的嫂夫人?”

    默默地看了谢秀云一眼,却见她微红着脸地下了头。秦川扯扯嘴角,不置可否,却忘了这张脸天生就是笑脸,板着张面瘫脸都像是在笑,这一扯嘴角就更别说了。

    于是齐恒果断误会了。他看看秦川,又看看谢秀云,笑呵呵的邀了两人坐下:“我与秦兄也是多日不见了,今日遇见也是碰巧,能见到嫂夫人更是缘分。不如就由小弟做东,请二位尝一尝这听雨楼的特色美食如何?”

    秦川端起小二刚上的茶抿了一口,抬眼看看齐恒,淡淡开口:“齐兄莫不是忘了,这听雨楼本是我秦家的产业。”

    齐恒听了,却是“唰”的一声将手里的折扇打开,然后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摇头晃脑道:“秦兄果然还是这般不解风情。在下请的是嫂夫人,秦兄不过是作陪,哪有这么挑剔?”

    这根本就不是挑剔不挑剔的问题吧?!

    秦川无语,也只能看着齐恒招来了店小二,将这听雨楼里的招牌菜点了一遍。有心想提醒他别这么浪费,但想想自己不过是作陪的,便索性闭了嘴。

    齐恒的性子开朗,和谁都能说得到一处去。至于谢秀云,这几日相处下来,秦川也知道她是个长袖善舞的人,自然不必担心这两人凑到一起没话题。

    果然,没一会儿工夫,这两人就聊开了。秦川默默的在一旁听着,偶尔觉得无趣,就抬头看看窗外风景——齐恒的位置选得极好,这窗口正对着对面的烟雨湖,湖上风格一览无余。

    “嫂夫人,将来成亲了,您可得多多包涵啊。”齐恒笑嘻嘻的样子,突然对谢秀云道。

    谢秀云挑眉,倒不纠正对方的称呼,只问道:“齐公子何出此言?”

    齐恒耸耸肩,突然一伸手就要去揽秦川的肩。自然,没成功,不过因为原主也不喜欢和人有肢体上的接触,倒是没引起怀疑。齐恒只是干笑着摸了摸鼻子:“你看,秦兄如此不解风情,可不得嫂夫人多多包涵才行吗?”

    秦川回头,默默地看了齐恒一眼,吐出几个字来:“我对你需要解什么风情?”

    面瘫冰块脸突然冒出这么句话来,这效果还真是……莫名的好笑,就连一直笑容浅淡的谢秀云眼中也不禁多了几分真实的笑意。

    这边三人正说笑着,听雨楼的楼下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

    听雨楼的背后是江南首富秦家,别说寻常百姓,就连一半的官宦子弟也是惹不起的,看齐恒对秦川的态度就可知一二。所以在这里闹事什么的,真可谓是难得一见的。

    齐恒是个爱看热闹的性子,一听到楼下似乎吵起来了,便果断的抛弃了秦川二人,兴致勃勃的跑去了栏杆边趴在栏杆上往下看。

    然后没多大一会儿功夫,他便又回来了,笑嘻嘻的道:“今天还真是热闹,居然有人敢跑来听雨楼吃霸王餐,我也算是长见识了。”说着下巴往楼梯那里一点:“秦兄,有人在你家地盘上闹事,你也不下去看看?”

    秦川眉梢微挑,其实没什么兴趣。正想开口说有掌柜的处理,却见着谢秀云已经起身往栏杆边走去,似乎也想看个热闹。于是没奈何的暗自撇了撇嘴,只好跟了过去。

    从栏杆上探头一看,却是一楼靠门的位置正闹腾着——一个穿着破烂的少年正在和客栈的小二拉扯着,吵吵嚷嚷的说些什么也不太听得清。不过根据齐恒之前所言,那么敢在听雨楼吃霸王餐的,应该就是这个少年了。

    听雨楼打开门做生意,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但吃霸王餐这种事,无论在哪儿也是说不过去的,江南秦家更是不好招惹。

    没一会儿功夫,便听到楼下的小二说要送那少年去见官了。

    这当口,三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屁大点事儿,哪儿用见官这么麻烦。正好,你家少当家在这儿呢,该如何处置问问他不就得了?”

    说话的自然不会是秦川。

    齐恒的一句话将满楼上下的目光都吸引了上来,自己却躲到了一边看热闹。

    秦川并不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有些厌烦的微微蹙了蹙眉。不过楼下的掌柜却已经看到她了,叮叮咚咚的就往楼上跑。

    那吃霸王餐的少年也抬起了头,见着掌柜的反应就知道,三楼栏杆前那人就是这家听雨楼的少当家。他是不知道秦家的,也不知道秦川的确切身份,不过并不妨碍他明白目前的处境不妙,而秦川或许就是个能让他转危为安的转折点。

    于是不等掌柜的跑到秦川身边,少年便扬声道:“你是听雨楼的少当家?我并不是想白吃白喝,只是身上没有钱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留下做工,抵那饭菜钱。”

    在秦川的观念里,想要得到,就得付出,一切都是等价交换。那少年说要做工抵债,秦川私心里其实是认可的,只是就这么答应了,却似乎有些不妥……

    果然,谢秀云开了口:“谁都有落难之时。既然他并非有意,那这次便算了吧。他吃了什么东西,都记在我的账上好了。”

    记在秦家未来的少夫人账上?听雨楼的人又不傻,谢秀云这话说出来就是免单了,听着好听些,顺便再帮她自己拉点儿好感度罢了。

    秦川有些不悦。倒不是计较那一点钱,单纯就是这件事让人不怎么舒服罢了。不过她还是冲着刚刚跑到她身边的掌柜摆了摆手,示意一切就听谢秀云的。

    于是掌柜的点点头,又下去了。跑到少年身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待那少年再抬头时,已是满脸的感激:“在下魏子祁,今日多谢姑娘了。敢问姑娘芳名?他日但有差遣,在下必当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谢秀云闻言一笑,落落大方的道:“这倒不必,相逢便是有缘,请你一顿饭,也不是什么大事。”

    说完便不再理会,转身回到了桌边,似乎并没有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秦川却是站在原地深深地看了那少年一眼……魏子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