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秦川 > 第1章 醒来

第1章 醒来

作者:或许有一天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秦川 !

    “你该离开了。”

    “她已经足够强大,她不需要你了。”

    “其实你针对的并不是我,所有接近她的人你都在排斥。”

    “你知道吗,你的存在已经影响到她的未来了。”

    “离开吧,就当是为了她。”

    ……

    如果,能有一副身躯该多好……

    ……

    在意识消散的那一刻,夜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还能有再次清醒的机会。所以当意识再次回笼,她的第一反应是诧异,第二反应就是反击。

    末世是个绝对危险的环境,无论是那无穷无尽且越来越厉害的丧尸,还是那贪婪险恶的人心,都是极度危险,需要提防的存在。而夜的存在,就是为了帮苏琪破除所有的危险。

    虽然十年时间下来,末世的环境以及日趋稳定,各方基地的建立和人员的管理也日趋完善,可隐藏的危险和黑暗总归是无法彻底隔绝的。

    夜一直坚信,自己存在的理由就是为了保护苏琪。只要她有危险,那么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她都会第一时间苏醒,然后帮她度过难关。

    眼睛尚未睁开,手腕已是一个翻转,首先躲开了对方按向自己脉门的危险,随即反手一扣,将那截枯瘦干燥的手腕握在了掌中。

    手中的触觉告诉夜,这一次遇上的对手十分脆弱,或许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她仍旧没有放松警惕,手上的第一反应就是向后折去,这招若是落实,那么她手中的这只手便也算是废了,敌人的战斗力将受到直接的影响。

    可惜,夜的这一招终究没有成功,因为就在她扣住那截枯瘦手腕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那只手温暖,却有力。

    睁开眼的瞬间就发现了目前所处的环境似乎有些不对,但眼前的敌人不容忽视。夜没有时间想更多,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问题——实力下降了不止一筹。

    即便如此,她仍旧以一种可以说是一往无前的气势扑向了眼前的敌人。

    身体果然是出了问题。虽然没有发现受伤的痕迹,但力量和速度的下降无法忽视,体内的异能似乎也若有似无,仿佛回到了激发的初期,连一级的实力都难以发挥。

    拳脚相加,不过两个回合,夜就被人按回了床上,动弹不得。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和她动手的是个女人,就算此刻两人身体贴在一起,她也不算吃亏。

    “把他绑起来!”压制着夜的女人如是说道。

    话音落下,便听到有人声音轻快的应了一声,然后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男人就拿着根粗麻绳走了过来,手脚意外利落的把夜捆了个结实。

    等捆绑完毕,女人随手扯了扯绳子,似乎觉得足够结实了,便放开了压制着夜的手脚,然后再次把她丢回了那张破破烂烂的床上。

    实力大降,武力不足,但眼前的人似乎并没有杀意。

    微微眯了眯眼睛,已经彻底冷静下来的夜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首先,这是一间略显破败的屋子,里面除了夜身下这张床之外,什么像样的家具也没有。不过放在末世里的话,这屋子其实也不错了,起码没有满地腐臭的鲜血和尸体。

    其次,屋子里加上她自己,一共有四个人。除了那个身手貌似不错的女人和那个拿绳子绑她的男人之外,还有个留在一把山羊胡的老头。他还在揉着手腕,应该就是最初被她抓住了手腕的那人……果然一副身体脆弱实力低下的样子。

    最后,屋子外面似乎一片平静。此刻阳光正好,懒洋洋的洒落下来,大门就那么大大咧咧的敞开着,没有听到丧尸的咆哮,也没有听到其他任何代表着危险和古怪的声音。

    直觉中,并没有发现危险的气息。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她所处的环境,也勉强可以算是安全了。

    得到这个结论的夜稍稍放心了些。

    漆黑的眸子里目光微沉,夜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几个人身上。

    然后,她终于发现了不同——这些人看上去干净爽利,身上并没有末世中最常见的浓重杀气或者抑郁死气,但是他们的穿着打扮,很奇怪。

    “你在看什么?”女人首先发话了,强者为尊的定律注定了她是这三个人中的领导者。她看着被结结实实捆着却仍旧不老实的夜,眉头微皱,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

    夜自然是听到了,但她没有理会。

    她并没有在这几个人身上察觉到多少恶意,或者说那点儿微末的恶意在她看来是完全可以忽视的。她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自己怎么落在了这些人手上,而是她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竟然会这么弱?!

    女人见夜不仅不回答,反而闭上了眼睛,好看的娥眉瞬间蹙了起来。她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十二,怎么样了?”

    话音落下,一个满脸胡子的青年走了进来。他看了被结结实实捆着的夜一眼,似乎颇觉意外,挑了挑眉,拿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女子。

    傅十二皱着眉,脸色仍旧不太好,神情间似乎还有些纠结:“七哥,好像有些不对。我觉得,你们是不是绑错人了?”

    老七一听,也觉诧异。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意识到屋子里人太多,于是抬起手对傅十二比了个手势,示意出去谈。

    傅十二点点头,对着屋子里的另外两人道:“好了,别管他了,都出去吧。”

    男人和老头听话的走了,傅十二这才和老七一起走了出去。然后反身关门,上锁,吩咐人守在了那破屋的门外。

    一前一后的走出老远,傅十二这才开口:“我听说秦家的少当家自幼体弱多病,但屋子里那人身手不错,气势更是不弱,不像是病秧子。”

    老七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我们是跟着画像抓的人,肯定不会错的。”

    傅十二挑眉:“这样吗?看来这秦家的少当家不简单呢。不过算了,这也不关我们的事儿,让人送信去吧。”

    老七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就转身离去了。

    傅十二又回头看了那紧闭的房门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