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超级学神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小九呢?
    “好了,各位前辈,你们玩儿着吧,我先撤了。”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苏航拍了拍腿起了身,本就是准备去蓉城参加帅宇婚礼的,哪儿想到会被这几个老头抓了壮丁,跑到十万年前去转了一趟。

    这会儿得赶着去蓉城,免得误了和帅宇他们约定的时间。

    “咦?我怎么好像忘记了什么?”

    和秦诗语一起走到车前,都已经打开车门了,苏航忽然愣了一下,感觉似乎好像是少了点啥。

    回过头,往屋里的几个老头看去,苏航猛的一拍脑门,“我晕,小九呢?”

    苏航不说还好,不虚等人一听,这才猛然的惊醒,那只一直在他们身边呱噪的小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影子。

    “小九,死哪儿去了?”

    苏航大喊了一声,然而,声音在山间回荡,压根就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几个老头跑了出来,不虚道,“方才弥陀他们收徒的时候,似乎就不见了吧?”

    还别说,不虚这么一说,苏航还真想了起来,刚刚在十万年前的棕树坡,似乎哪小家伙真没有跟上。

    只是,那时苏航并没有意识到而已,平常那鸟货的话多得要命,惹得人心烦,那时突然安静,怎么就没意识到呢?

    “我说,该不会是没跟咱回来吧?”弥陀道。

    苏航一听,八成是了。

    哪小崽子也不知道跑去了哪儿,时空通道打开的时候,它也没赶上,必定是没有跟着回来了。

    毕竟,时空通道只对苏航他们几个开放,小九本就是在十万年前出生的,想跟着回来,怕也只有跟着苏航搭便车。

    “苏航,你在说谁啊?”秦诗语对着苏航问道。

    苏航想了想,“一只讨厌的鸟儿。”

    “鸟儿?”秦诗语顿了一下,一只鸟儿能让苏航这么紧张。

    眠狂道,“哪小家伙来历不凡,那地方应该没什么能伤到它的,倒是不用担心。”

    呵呵!

    苏航就呵呵了,凭那小家伙的那张嘴,用不着两句话都得把人惹毛了,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一天都至少被打十次,现在脱了自己的掌控,怕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事来。

    “算了,没它也正好,能躲几天清静。”苏航摇了摇头,心中虽然有点担心,但是光担心也没有办法,必须得一个月后才能在过去,到那时,希望那小家伙别给自己惹出什么祸来才好。

    “等我回来,到时候,咱们一起回学校找龙神去。”上了车,苏航对着不虚他们交代了一句,旋即扬长而去。

    在这之前,苏航就早已嘱托过周鸣,让周鸣帮忙联系龙神,十万年前的龙神联系不上,这十万年后的龙神,想联系上,应该会很容易吧?

    ……

    “走了?”

    几个老头目送着车子离去,不虚嘴里蹦了一句。

    “走了!”

    弥陀回了一句。

    不知怎么的,苏航这一走,几个老头心里居然有一种少了主心骨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几个老头都连连摇头,将那种怪异的感觉抛却,想自己等人,可都是将要成为天尊的人物,怎么会把一个毛头小子当成主心骨?

    就因为他是神皇?

    但这个神皇未免也太菜了些,如果没有他们守着,在那上古世界,怕是活不过两天。

    “咱们现在咋整?”不虚回头,望向弥陀等人。

    弥陀抚了抚须,“我想找找我那徒弟去,过了十万年,不知道有没有混出个人样。”

    “呵呵,就你那徒弟,怕是早死了。”唐敖呵呵一笑,毫不掩饰的嘲笑了一句。

    弥陀也不与他争辩,只是递过去一个白眼。

    “大师,你徒弟是谁啊?”这时候,苏曦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弥陀顿了一下,“如来!”

    “呃……”

    苏曦闻言,整个人都僵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弥陀。

    “呵呵!”

    好半天,笑了一下,苏曦转身就走了,很显然,以为弥陀是在逗她玩儿。

    弥陀本来还带着几分期待,希望能从苏曦口中得到一些关于他徒弟的消息,毕竟,有杨戬的模板在哪儿,他也希望自己能搞到个天尊境的徒弟,到时候也好扬眉吐气啊。

    “唉……”

    没想到,苏曦就这么走了,弥陀都有些错愕。

    紧接着,旁边唐敖他们传来一通的嘲笑。

    “你徒弟要是如来的话,我还就观世音了呢!”苏曦远远的对着弥陀撇了撇嘴。

    弥陀顿了一下,立马走了过去,“丫头,你知道我徒儿?”

    ……

    蓉城。

    好久没有进城了,看着那一座座高楼,川流不息的车流,耳边不绝的喧嚣,苏航都有一种不太现实的感觉。

    这就是文明社会啊,太喧嚣,太浮躁了。

    倘若自己没有这一番奇遇,怕也和这些人一样,将来也只有再日复一日的挤公交挤地铁中度过了。

    “臭小子,动作挺快啊!”

    在秦诗语家,苏航见到了帅宇,这小子,瘦了不少,脸上还带着几分仇苦,这些日子,怕是被赵大咪给榨干了。

    帅宇家是外地人,这次婚礼先是在蓉城办,所以,落脚自然就是在他舅家,也就是秦诗语家了。

    屋里布置得红彤彤的,这是秦诗语家刚买不久的新房,现在算是借出来,暂时给侄儿用用,毕竟,帅宇家在南河,太远了些,这边还是要搞个临时洞房的,不能让女方和客人看了笑话。

    房间里,帅宇在试穿新郎服,苏航在他胸口锤了一下,表示祝贺。

    帅宇百无聊赖的看了苏航一眼,“哥,别提了,我这儿郁闷得很呢。”

    苏航一听,乐了,“这么大的喜事,你郁闷个屁。”

    “我这是奉子成婚,你不懂的。”帅宇白了苏航一眼,面容凄苦的望着窗外,“你看外面这花花世界,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姑娘等着我去拯救,而现在,我却要迈入婚姻的坟墓。”

    苏航锤了他一下,“得了吧你,就你这幅尊容,人家大咪肯跟着你,已经是你天大的福气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还好这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帅宇那话要是被他家里人听到,恐怕少不了一顿臭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