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网游小说 > 我,中国队长 > 正文 第四四一章 橄榄枝
    在哨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空荡荡的球场里飘荡着一丝苦涩,阿根廷国奥球员耷拉着脑袋,品味着一场不太一样的失利。

    我们居然输了?萨维奥拉踩着松软的草皮,望着已经早十分钟走下场的好友艾马尔。这和他们赛前想象的不太一样,本以为可以把中国队打得满地找牙,让中国国奥看看南美雄鹰的风采,把他们所有的才华都展示出来,可结果却是2:4。

    “可怜的巴勃罗,”萨维奥拉摇摇头,为巴勃罗·艾马尔感到难过,他被红牌提前罚下去了,他甚至于没有脸找郑志交换球衣了,原本艾马尔在赛前就是这么想的,但他的那张红牌就是从郑志的身上拿的,现在哪里好意思厚脸皮要?

    “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唉~”

    不远处,达历山德罗脱下了上衣,露出了八块稍稍成型的腹肌,低着头走进了球员通道里。

    没有人交流,也没有人队友间的安慰,他们甚至于忘记了和中国国奥队的球员握手。

    比分太打击他们了,以至于忘记了这些礼貌。唯有主帅佩克尔曼还记得走过去和霍顿蜻蜓点水般握了握手,不过也是急匆匆的走进了球员通道。

    “呃,”

    “今天看起来是打崩溃他们了。”

    霍顿看着佩克尔曼远去的背影,嘴角挤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重新转身看向了球场内,继续和他的弟子们击掌相庆。

    “我草,我们把阿根廷干了!”

    “不过如此。”

    陈西跑过来搂住了李伟峰的肩膀。

    “说真的,开场时我真以为我们要被打出屎,”

    “啧啧,我以为你们扛不住啊。”

    陈西丝毫不掩饰开场时的心虚。李伟峰白了他一眼,“我们有那么差吗?”

    “一点都不自信。”

    “这不是自信不自信的问题,他们是真的强。他让我想起前几年,我们去全国打比赛,当时辽宁青年也是强的无边,第一场比赛,谁都以为我们会把对手虐死,结果我们只是打了个平局。”

    “你的思维要改改,我们不弱。我们有郑志,知道吗?只要郑志在场上,我们就有赢任何队的可能,”李伟峰看向替补席上的郑志,“至少他在的时候是这样。”

    “对了,不知道郑志的伤怎样了,刚才那家伙的铲球太恶劣了!”

    “看着不像有事,你看那家伙笑得那么开心,要是受伤,他会和阿根廷10号交换球衣吗?”

    此时,里克尔梅已经走过来向郑志索要球衣,郑志和以往一样脱下了球衣。阿根廷球员都走光了,唯独里克尔梅还留在这里,很明显就是想干这事儿,并不只是艾马尔想要和郑志交换球衣而已,结果便宜了里克尔梅。

    “那个10号,有没有觉得像一个人?”陈西的目光落向了替补席。

    “你是说张小瑞吗?”

    “对啊,我觉得很像。”

    “我觉得更像余根伟,”李伟峰笑笑,不过很快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反过来了吧,应该是张小瑞和余根伟像他。不过他们这些类型的球员都太慢了,李银他们防得多好,我们怕他们的小个子,小个子实在是太灵活了,简直防不胜防啊。”

    “像他这样的十号是没前途的,”

    “什么样的十号有前途?”

    “郑志啊,你傻了吧你,话说我们要回俱乐部了,下周你们和喀麦隆国奥队踢,嘿嘿,那个时候,你们才是考验你们的时候。”

    “呃,黑又硬,”陈西心头咯噔了一下,想到非洲球员的冲击力,全身立即起了鸡皮疙瘩。到时候在欧洲效力的球员都回到俱乐部了,只剩下他们国内俱乐部的球员继续在欧洲拉练,还真是很悬啊。没有郑志、没有李伟峰、李银和郑志,半支主力不在,确实相当很考验。

    “不过我想我们没问题的。”

    ……

    ……

    “再见,弗兰克,”

    “再见,路易斯,”

    “再见……”

    看台上,球探们在挥手告别,大家都走得急匆匆,就像普通的球迷一样,只是大家的心里头都各怀鬼胎。这一次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像普通球迷一样来看球而已,相反,他们的目的是十分明确的,都有着精准的目标。

    阿森纳球探史蒂夫走得最快,他第一个和大家挥手道别,只不过他走出了球场之后,就跑到了中国国奥队的更衣室外。

    结果没多久,他又看到了弗兰克·阿内森。

    Sh-it!

    “弗兰克?”

    “你不是回去了吗?”

    弗兰克·阿内森尴尬一笑,“哈哈,是啊,准备了,但还有些事没做完。”

    “那你来这里干嘛?”

    “你放心,我们找的肯定不是同一个人,我不找球员。”

    不找球员?

    那这家伙找谁……

    史蒂夫·劳利看见他出现的刹那,已经变得十分警惕起来。来这里不找球员,鬼信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弗兰克·阿内森突然踮起了脚尖,侧着身子招了招手,没办法,史蒂夫·劳利太高了,挡住了他的视线。

    “嘿,吴,”

    史蒂夫·劳利赶紧扭头,然后立即在心里头骂了一句。

    草!

    这个混蛋。

    来的不就是吴荻吗?

    这家伙居然找了吴荻……

    “你和他约好了?”

    “是啊,我来找吴的,我说了我不找球员,史蒂夫,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和球员接触。”

    “这……”史蒂夫·劳利不淡定了,他也想和吴荻聊聊啊,电话都打了十几个了,想约他一起吃个饭,但是吴荻一直没鸟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推掉,为什么吴荻就接受了弗兰克?

    不科学啊!

    想不明白。

    为什么?

    很明显,吴荻很给弗兰克·阿内森面子,不给自己面子,他真想当场问个明白……

    此时吴荻和弗兰克·阿内森已经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并且来了个厚厚的拥抱,看起来亲热之极,说明两个人的关系真不错啊,史蒂夫·劳利越发的尴尬了。

    不过吴荻依旧没有理睬他,和弗兰克·阿内森离开了这里。

    我做错什么了?史蒂夫·劳利依旧没想明白。

    不远处,他又看见了几个熟悉的人影,都是一起在看台上看球的家伙,他们都没有走,只不过是出现在阿根廷更衣室外,看来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接触各自欢喜的球员……

    没多久,霍顿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劳利立即迎了上去。

    “鲍比,”

    “鲍比,”

    “嘿,史蒂夫,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看上我们队里的球员了?”

    “有这个意向,”史蒂夫·劳利没有否认,可正当他想开口,霍顿立即瞪圆了眼珠子。

    “沃特?”

    “那你还站在这里?”

    “吴不是刚刚离开不久?”

    “你为什么不拦住他?”

    “why?”

    他这一次找的曲菠,又不是找李伟峰他们,干嘛要找吴荻。

    “你不知道吗?几乎每个球员都和他签约了,只有少数球员不是他账下的球员,所以你找他就对了。”

    “啊???”这一次轮到史蒂夫·劳利瞠目结舌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没有收到风声啊。”

    “难道……”史蒂夫总算发现了点什么,“李易,也是他手中的球员?”

    “是啊,你不知道?”霍顿突然觉得劳利有些业余了,连球员的经纪人都摸不清楚,就敢乱来了。

    “你难道接触了李易?”

    “我是接触了几次,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错,不过我现在对那个曲菠更感兴趣。”

    自从李易丢失那次单刀球之后,史蒂夫就放弃了考察李易,一个20岁的前锋连球都停不好,还有什么可考察的。18岁的曲菠还好,还不算太晚……

    “史蒂夫,所以就是你的错了,他们两个都是他的球员,不仅仅他,几乎整支球队的球员都是他的,他几乎垄断了。你应该找吴,不是找球员。”

    难怪了,怪不得他不理我,原来我之前冒犯了他,应该现在找他的,他现在是怪我先找了球员?啊,真是该死,可谁知道你这么牛逼呢?

    “鲍比,那孙,孙季海,应该也是他的球员吧。”

    “是的。”

    “好吧~”史蒂夫·劳利算是服了,这一次自己真是表现得太业余了,一定要找吴荻好好聊一次……

    ……

    ……

    而此时更衣室内,曲菠正和郑志聊着。

    “志哥,”

    “你觉得去荷甲怎样?”

    “嗯?有球队联系你?”郑志微微一惊,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找上了曲菠。看着一脸兴奋的曲菠,郑志也起了好奇心,不知道那支荷甲球队看上了他呢。

    “埃因霍温。”

    “呵!”郑志真是惊了,“牛啊。”

    “这可是罗纳尔多在欧洲出道的俱乐部,荷甲青训不错,真的不错,不要说埃因霍温,任何一家荷甲俱乐部都值得你去,你就放一百个胆子去吧。”

    “可是,”

    “可是上一周阿森纳俱乐部找了我,”曲菠难掩兴奋,显然他遇到选择题了。

    埃因霍温和阿森纳?这也太拉风了吧,换作郑志自己遇到这事儿都不太相信。

    咦!阿森纳!不远处的孙季海耳朵竖起了起来,“是那个叫史蒂夫·劳利的家伙吧?”他也走过来凑热闹了。

    “是那个叫史蒂夫·劳利的家伙吗?他也找过我,不过当时我没理他,我以为是骗子。”

    “呃,没有吧,我上网查了一下,他真是阿森纳的球探。我昨天把这事儿给吴荻说了,吴荻叫我不要理他。说以后任何直接接触的球探,都不要理。”曲菠显然认真做过工作了。

    “我也这么想的,可不否认,阿森纳真的太有吸引力了。”

    “海哥,这么说阿森纳也对你有意思了?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啊,去阿森纳绝对比在水晶宫好,这是毋容置疑的。不过前提是,你们都准备好了,阿森纳是要和曼联争冠的球队,想要进入一线队相当不容易,如果不能踢上球,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是实话实说,不是泼冷水,踢上球是第一位的。”

    孙季海点了点头,但他还是倔强道:“可我有信心!”

    孙季海以后能够在曼城打上主力,在阿森纳?至少做一个轮换主力是没问题的,反正不可能只是看饮水机,更何况阿森纳的后卫不多。至于曲菠,那就不太确定了,阿森纳的锋线多强大啊,博格坎普、亨利、奥维马斯、阿内尔卡,曲菠去的话,能干嘛啊,打酱油?除非在预备队和青年队再练练,但效果肯定不好,董芳卓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孙季海不同,他接受了低级别联赛的洗礼,曲菠可是什么都没有,他这个身板在英超混,难……

    所以郑志其实是支持孙季海去阿森纳,但支持曲菠去荷甲的。

    “小波波,我觉得你应该去埃因霍温,英超对抗太强了,你得先在荷甲练练。在荷甲踢出来了,荷甲抢着你要,但如果不能在阿森纳上场,你就废了。”

    小波波,这是大家新近给曲菠的外号。

    听到郑志的建议,曲菠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他以为郑志会支持他去阿森纳呢,去阿森纳有什么不好,平台多高啊,到时候把竞争对手都干趴下不就行了,身体对抗不行可以练啊,他不觉得自己就比欧洲球员差多少了。

    当然这些话他不可能和郑志说的……

    ……

    ……

    另一个更衣室内,佩克尔曼总结比赛时,发现他的弟子们都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已经把这场比赛抛到了九霄云外,之前的沮丧现在已经一扫而空。

    他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门外有好些俱乐部的球探和经纪人站在门口,明摆着就是要准备勾搭他们去欧洲了。不可否认,虽然踢了一场糟糕的比赛,但还是阻止不了欧洲球探对他们的兴趣。此时他的弟子们估计已经迫不及待了。

    佩克尔曼心中叹息了一声,还是忍不住嘲讽道:

    “今天你们没有赢,”

    “就是在欧洲赛场上,你们也会像今天这样。”

    “你们还是没明白,欧洲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现实会比今天更加残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