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九十五节赌神

第九十五节赌神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闺秘 !

    打牌这种事情,我真的很不擅长,以前朋友聚会的时候,我就负责发发牌很少参与。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实在太伤脑筋,我脑筋本来就不够用,玩这种游戏太累。

    金子和银子的情绪倒是很高涨,还没开打两人就互相放一堆狠话,一种赌神要开始巅峰决战的感觉。

    玩的过程中也没有一刻空闲,不停争吵,我作为一个职业陪玩,也就很老实地过过牌,不偏不倚。

    也不知道是他俩分心太严重还是我运气太好,连玩几把下来都是我赢,一开始他俩还神色正常,越输越多后,慢慢连架都不吵了,一脸苦大仇深地认真算牌。

    而我越赢越多后,心情突然就开朗了,我从小到大只有输钱的份,今天居然开始赢钱了,而且一赢不可收拾,瞬时觉得自己才是赌神。

    我终于明白赌博的快感在哪里了,那就是不劳而获啊!

    金子是输最多的,想翻盘的心理也就越严重,每一回合开始他都要加大筹码,结果每一回合结束都是他都输得精光。

    又一把结束,金子终于输到崩溃,忍不住抱头大喊。

    我也过意不去了,提出结束这个游戏,毕竟……我看他也没钱了,没什么好输给我了!

    可金子喊完之后一拍桌子道:“继续!我还要来!”

    “得了吧,你都没钱了。”银子奚落他,虽然银子也输了不少,但总体上来说没他惨。

    “是啊是啊,你看你想翻盘也不大可能,就算你接下来一直赢,银子也没多少可以输给你了。”我忍不住得意的心情。

    “不!”金子执意开始洗牌“我今天不求赢钱!”

    然后他扭头恶狠狠看银子:“只求有人输的比我更惨!”

    这真的是亲兄弟吗?这也要比?

    银子不屑道:“那你还有钱吗?”

    金子掏出一排银行卡:“输一次一张,怎么样!”

    哇,这可赌大了!

    银子只拍手:“好,这可是你自愿的噢,反悔是狗!”

    不行,要他俩这样斗气下去,这游戏就变味。我忙阻止:“得了得了,那个我借你一点吧,反正我现在也有本钱了,输了也算怎样?”

    金子想了两秒,我看他一脸正气,本以为他要拒绝呢,没想到他爽快同意了:“好!那就这样!”

    银子趁机打击他:“你这人真是一点原则都没有,才说完就反悔。”

    金子又一次狠瞪银子,然后开口叫了一声:“汪!”

    太令人震惊,我从没见过这么干脆直接的人!没想到他虽然赢不了,但认输起来却是毫不含糊啊!

    银子看他都承认自己是狗,也没辙了,撇撇嘴说:“好,来,开始吧。”

    然后新的一轮,我把借出去的钱又全都赢回来了,这沓人民币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我手里。

    这次我自己都开始吃惊了,要说运气好也不至于好到这种程度吧!怎么?除了心理感应外,我还多了一个逢赌必赢的技能?

    这一次连银子也崩溃了,他也拍着桌子直喊:“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我要被红妹打死啦!”

    “怎么,红妹还管你的钱啊?”金子这一轮应该是输习惯了,反而淡定了。

    “不,是我把她的钱也输了。”银子蒙住脸“这个月刚到手的佣金,她的份我还没给呢。”

    金子一愣,反问:“那我那份呢?”

    “也没了。”

    “我靠!”金子一下就激动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呢,合着刚刚你在输的,都是我的钱啊?你居然用我的钱赌啊!”

    看着这一场由赌博引起的经济纠纷,我一语不发,默默地数着赢来的钱。

    怎么说呢,虽然吧,之前我也挺有钱的,但还真没数过这么多现钱,没想到这两家伙身上居然带了这么多现金。

    这还不算呢,后面这一轮他们才叫损失惨重,别说金子的卡,连银子的卡现在都在我手里了。

    虽然也不可能真拿走,不过现在让我多爽一秒算一秒,我一点都没表现出要还他们的样子。

    而他们两人吵累了,终于安静下来,一脸颓然看着我数他们的钱。

    “你是不是传说中那种能摸牌的人啊?”银子看着我,说话都有气无力了。

    “白痴啊,牌都是你发的,她也摸不到啊。”金子不放过每一个打击银子的机会。

    银子连回嘴的力气都没了,眼睛直盯着我手里的钱:“有几次我真觉得,你看到了我们的牌。”

    “我又不是透视眼,你捂那么严实……”说到这儿我突然顿了一下,好像……似乎……我真的感觉到了!

    虽然说没有确切的看到,但我在打牌的过程,有一种冥冥的感觉在引导着我,什么时候该出什么时候不该出。

    就好像,我知道银子准备怎么打,是想先出一对还是单牌,也知道金子最后剩下的牌是两个单只还是一对……

    虽然我没看见牌,但我知道了他们的思路!

    我在不知觉中,感应到了他们的想法!之前我还需要闭上眼静下心,可现在居然不用了吗?

    我被自己这个发现震惊了,我直接扔下手中的钱,瞪大眼睛看银子,试图看出他心中此刻的想法……

    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也没有任何的影像语句浮现在我脑中,我越是努力就越是徒劳,脑海里只有我自己的心声,又跟昨晚一样,想睡偏睡不着!

    银子被我盯地不舒服,后仰了一点:“干嘛?你不是要强吻我吧?”

    不行,这样不行!我收拢桌上散落的牌堆:“再来一把!”

    “不是吧!大姐我们没钱了!”金子和银子难得的异口同声。

    “输了不算你们的,赢了照给!”我迅速的将牌分好。

    金子银子相对视一眼,马上又来了精神,立马答应道:“好!”

    我拿起自己的牌,分散开注意力,缓慢的理着牌,不去想感应的事情,尽量把精力放到牌上。

    “谁的地主?”银子问。

    我一把抢过牌:“我来,给你俩一个并肩作战的机会。”

    “别后悔噢。”银子已经开始有点兴奋了。

    我随手扔下了一只七点。

    银子笑着就打算出牌,就是这个瞬间,我感觉到了!

    我一把按住银子的手:“等一下!”

    银子愣了愣,然后反问:“干嘛,想反悔?”

    金子也赶快阻止我:“不行哦,落地沾灰,放到桌子上的牌就不能拿回去了。”

    金子这一着急,我也清晰知道了他的想法。

    我吸了口气,向银子问道:“是九点对吧?你打算压我的单牌是不是九点?过了这一只,你还有三只单牌,但你打算用两个三带一分别带出去,而你剩下的那只单牌至少是十点以上,所以你不怎么担心,打算找个机会出了。”

    银子口瞪目呆。

    我又转问金子:“你阻止我收回这只单牌,就是因为你手里只有一只单牌,只要过了这一轮你就完全没压力,不过你这只单牌刚好只比我大一点,所以你在博银子不会出,就算银子出了,你也打算用一个二点来压住他,然后继续走掉你的单牌,因为你有一只小鬼,你断定就算大鬼在我这儿我也不会在一开始就轻易用掉,是吧?。”

    金子也跟银子一样的表情——震惊。

    说了这些,我忍不住分析一下他们输牌的原因:“你看你们俩,面和心不合,作为一对居然还想压对家的牌,这才是你们一直输的根本原因!”

    说完这一串,我瞬时有了一种福尔摩斯附体的感觉,虽然这一切都不是靠我推理出来,而是靠我感应出来的!

    奇怪的是,在这个过程里,我又看不到他们脑中此刻的想法了,难道睁眼感应只有打牌的时候灵?

    不……或许是因为,我们都在专注于同一件事情,所以更容易感知……

    “怪、怪物啊!”银子终于率先了有了反应。

    但他反应也未免太大了,直接蹦出三米开外,用手挡着我的视线:“不要偷看我的想法!”

    金子的反应相较于他就正经很多了,他扔掉手中牌,凑近我一脸严肃:“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似乎对我身上出现的奇怪现象找到了一点头绪,便没心思搭理他俩,努力去捕捉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

    “还是说……”金子没有停止追问“你是妖怪?”

    “啊?”他这个问题太奇葩,直接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正常人有这么问的吗?这两兄弟的脑回路都不太正常吧!难不成他们是葫芦兄弟啊!

    “千年狐妖?”金子继续严肃地胡说八道。

    “你是认真的吗?”我怀疑他在和我开玩笑。

    “喂,银子。”金子又不搭理我了,扭头呼唤那个躲在一边的银子“她是吗?”

    银子在那边摇头:“好像不是……”

    “你确定?”

    银子点头:“没异常。”

    这下换我对他俩奇怪了:“输个牌输疯了吧?”

    金子突然就抓起了我的双手,凝视着我的双眼,看得出他有点激动:“难不成……难不成你就是传说中开了的天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