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七十八节叶氏家族

第七十八节叶氏家族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闺秘 !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完全记不清,我是清醒的可世界是混沌的。

    恍惚间来了很多人,他们争执不休,他们来来去去,我深陷于一片嘈杂之中,等一切重归于宁静,我已置身于一间暗不透光的屋子内。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更不知道在这儿呆了多久。

    在什么都看不到的静谧空间里,时间就仿佛停止了一般,连空气都被凝固。我抱着膝盖靠坐在墙角,茫然听着自己均匀又绵长的呼吸声。

    我不想走动,更没有心思去探索这间房间的大小,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没什么意义。我已经了解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以前我追求真相,我认为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才会被人耍得团团转,可现在我什么都清楚了,却依然无力。

    这段空白又漫长的时间里,我想到最多的人居然是我妈,不过硬说起来,她也不是我妈,我不过是她从医院里换回来的孩子。可我仍然不住的回想起她,所有的过往和细节,其实她是个娴静的女人,看很多书懂很多道理,琴棋书画什么都会一点,是个美好的人,如果她没有遇上安向阳,她也许会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谦谦君子,相夫教子,养出一个知书达理的孩子。

    可生活选中了她,把她拖进万丈深渊。她那一生和此刻的我多像啊,在一间走不出去的房子里,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做不了。我现在才明白,她的绝望不是来自于安向阳不是来自于方严和叶舒梅,更不是我,而是来自于她自己,她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所以她选择了死亡。

    我又想到乔微微,乔微微就完全不一样,和我们相比就是两个不同的极端。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就会不择手段去得到,她掌握着她人生的每一步,能狠心舍弃所有无用的东西。我开始有点羡慕她了,不知道接下来她会怎么办,她想要换回去的身体被困在了一个不知名的黑屋子里。她会变得跟方严一样吗?慢慢从那个大脑中,衍生出另一个叫安然的人格。

    还有白秋,我都说不出当年我为什么会喜欢他,或许就是因为虚荣心吧,阳光帅气万人迷,偏偏只属于我。这种感觉多好啊,远胜过爱情本身。我爱虚荣他爱钱,谁说我们不是一对绝配呢?

    我的思绪就在这些人之间乱飘,我还想起了我的继母、杨小晴……就像临死前的庄严告别一样,我把所有人都回忆了一遍。噢,并不是所有,说不定有些人已经被我彻底忘记掉了——那些与乔微微无关的人,我的缓存记忆力没有他,在这个大脑中也没有他,于是我就把他彻彻底底的忘记了,就像那个被埋进土里的许愿瓶一样。

    真有趣,说不定很久很久之前,在我遇见乔微微之前,我还喜欢过一个小男生,他幽默风趣谦和有礼,家财万贯学富五车,搞不好也很喜欢我,又搞不好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一起长大的约定……结果啪地一下,我就把这段没有乔微微参与的往事忘光光了,岂不是可怜他要空等我一生。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一声。

    空荡的房间,让这一声笑格外明显,在一片静谧之中突然出现,即便就是我自己发出的,但返回到我耳朵里的时候,也把我自己吓了一大跳,简直就像一个幽灵潜伏在耳边,冷不丁地窃笑。

    幽灵?我为什么会冒出这种想法,这才多长时间呀,我该不会就要变神经病了吧。

    我继续着胡思乱想,在这间没有时间参照的黑屋子里度秒如年。

    直到房门第一次被打开,银色的白炽灯光洒满房间。

    我被这强烈的灯光刺得睁不开眼,只能用手臂半遮半挡。

    “你怎么不开灯呢?”很熟悉的声音。

    我对声音很敏感,过耳不忘,哪怕只是听过一次,来人是叶希羽。

    我的眼睛还没适应光亮,一睁眼就被刺得发疼,只能眯起一条缝来寻找叶希羽的位置。

    “你怎么坐地上呢?”叶希羽继续追问。

    听起来,他又靠近了我一点。

    “这里还有椅子吗?”我反问他“我还以为这是一间地牢。”

    “你想象力真丰富。”

    我终于能看清周围,茫然四顾了一番,发现我身处的是一间布置妥当的屋子,有床有桌,家具完备,铺设整齐,甚至于桌上还摆了不少水果,除了没有窗子,要不然看起来就像是一家正常的旅店房间。

    “你打算一直待在那儿?”叶希羽抬了抬下巴。

    我知道我现在蜷缩在墙角的样子肯定很狼狈,不过我一丁点都不想移动,现在的姿势让我感到舒服,墙壁和地板的冰冷,能缓解我心里的燥热,我不打算破坏这份舒服。

    叶希羽看我没应答也没动作,就自己拖了张椅子过来,在我正前面坐下了。

    之前黑暗中我看得不仔细,现在认真看起来,发现他和叶希宁有很大不同,虽然相貌相像,但他给人的感觉却与叶希宁截然不同。他眉目间带着一种冷漠,即便他脸上常挂着笑容,你能察觉到,他并非他所呈现出的那般友善。

    他望望我,然后掏出手机,摁了几下便一直握在手心里:“现在我要和你认真谈一谈。”

    他似乎是在录音,我不小心瞄见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

    “我也希望你能认真的回答我。”

    我没作声,奇怪得很,我思想有些不集中,总是忍不住盯着他的面部表情看,盯着他嘴巴的开合看。

    “那么我该怎么称呼你呢?乔微微小姐?还是安然小姐?”

    我一笑:“你觉得呢?”

    “我说过了,我希望得到你认真的回答,请你告诉我,你现在是谁?”

    原来这就开始了吗?我扯了扯嘴角,懒得管他。

    “如果你不配合,我会很难办。”

    “所以呢?你会杀了我吗?”

    “暂时不会。”他的回答倒是很认真。

    “暂时?”我反问。

    “现在我有新的任务,保证你的安全移交,必须得是活的。”他说话毫无情感可言,面对我就真的像在面对一只小白鼠。

    “移交给谁?”我继续问。

    “上层。”

    “你知道吗?你给我的感觉,好像我是一个重要的罪犯。”

    他笑了笑:“我们可不是警察。”

    “那么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呢?”

    “组织?”他似乎对我这个用词感到一丝不满“不,我们只是一个家族而已。”

    “家族里也分上下层吗?”

    “如果你理解不了,你可以把我们想象成一个大企业,有的人负责管理而有的人负责工作。”他更正了他的话。

    “那么你呢?”

    “很显然,我不过是最底层的一个工作者,所以才会来面对你。”

    这说话的,好像我只不过是一件麻烦的文件,被推来推去,最后摊派到基层小员工身上。

    “如果你们是一家企业,那么你们贩卖什么商品?”

    叶希羽又笑了:“很有意思的问题,看来你对我们家族充满好奇。”

    “那么你会告诉我吗?”

    “有何不可。”

    然后叶希羽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课,他的家族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唐朝。他的家族——叶家比我想象中还要庞大,他们几乎不接纳外姓人,族里的娶妻招夫都要经过严格的把关,听起来像什么古老的少数民族部落。

    可他们不是,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维护家族的安全。我像听天书一样听他说了一些传奇,什么曾是皇家的御医家族,什么牵扯进权贵斗争而惨遭灭门,总之这个家族磕磕碰碰延续了千年总算还是存活下来了。

    的确是很精彩的故事,不过他还是没有回答我最关键的问题。

    我说道:“我并不关心你们祖上是干什么的,我比较关心你们现在是干什么的。”

    叶希羽挑了挑眉毛:“我还以为说半天你已经忘记了。”

    “难道你打算敷衍我?”

    “并没有,我待人一向很真诚,既然你问了,那么我就有必要原原本本都告诉你。”

    这回答还真让我挑不出毛病,我说:“那么你继续。”

    他移低了目光,笑得意味深长:“现在我们家族,不过倒卖一些珍贵的药材糊口而已,这也算是延续了祖上的老本行。”

    倒卖?珍贵药材?这些词语联系在一起我只能想到一件事:“你们该不会在干走私的勾当吧?尽是猎杀一些保护动物?”

    提起药材,也无外乎动物的器官植物的根,倒卖药材不奇怪,但要让我认为叶家不过是三七种植大户,我实在是很难想象……这叶家人就我所知的,一个个跟特工一样……难不成写个季度报表还要用莫尔斯电码加密?

    “差不多,你的理解已经很相近了,只不过我们不违法。”叶希羽回答。

    “既然不违法,那你大可以明说。”

    “这世上不违法而又不可告人的事情很多的。”

    “比如?”

    “偷情。”

    这个答案还真是让我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