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舌尖上的心跳 > 第17章 千帆VS林可颂=林可颂被完败

第17章 千帆VS林可颂=林可颂被完败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心跳 !

    她知道自己不该去想那个地方,可是她还是忍不住。

    “我……没有怀疑你的能力……”

    这句话,林可颂自己说着都觉得十分之不可信。

    “撒谎。”

    在他短暂的唇齿开合之间,她终于如愿以偿看见了那个令人隐约悱恻遐想连篇的地方。

    她的心脏仿佛被什么无形而柔软的东西掠过,就在她拼命想要抓住那一刻的感觉时,一切都消失不见。

    江千帆侧身绕过了林可颂。他收起了盲杖,因为他对这个家中的一切了若指掌。

    他的步伐游刃有余到让林可颂怀疑这家伙是真的看不见吗?

    梅尔朝林可颂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跟上去。

    这是林可颂第一次见到这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厨房。

    宽敞一尘不染的台面,刀架上摆着各种尺寸的刀具,蹭亮的各种专业炊具干净到仿佛根本没有被使用过。明亮的地板,靠墙的冷藏壁柜中是各种各样的蔬果和肉类。其中有许多,林可颂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梅尔朝林可颂笑了笑:“这里是江先生研究各种食谱的地方。在这里诞生了六道菜品被作为米其林三星级餐厅的招牌菜登上了米其林红宝鉴。”

    林可颂眨了眨眼睛。

    她虽然对这个行业不怎么了解,但是也知道“米其林三星”对于食客来说就是值得一辈子等待的美食。

    一般的厨艺大师的作品能够有一两道被红宝鉴专门介绍已经很了不起,江千帆这么年轻就有六道?

    而且最最最不敢让人相信的,是他的眼睛明明看不见的啊!

    这时候的江千帆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穿上了白色的主厨衣衫。高领贴在他的颈间,宽肩窄腰的流畅线条被勾勒了出来。

    他拧开了水龙头,冲洗着自己的手。水流渗入他修长的手指之间,那是一种极为灵动的美感。

    林可颂完全看傻了眼。

    “你被评为烂番茄top10的菜品是什么?”

    他取过洁白的布巾,一边擦拭自己的手指一边问。

    林可颂傻了,她该怎么回答对方?地狱红汤?

    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她只能勉为其难地回答:“番茄炒蛋。”

    最家常也是最简单的菜。

    梅尔却忍不住笑了:“虽然我对中国的各种菜系不是那么了解……但是番茄炒蛋,好像是一种怎么做都不会被人形容成地狱红汤的家常菜色吧?”

    林可颂呵呵笑了两声。

    这还不都是宋意然的主意!当初捉弄那三名评审很开心,现在丢脸丢到家了!

    “那就番茄炒蛋。”

    江千帆走向壁柜,他的手指一格一格地掠过,单手就取出了三只鸡蛋。他走向果蔬的壁柜,轻轻触碰那些红色的番茄,拿起来在鼻间闻了闻,又取出了两个番茄。

    他敲击鸡蛋的动作优雅而利落,鸡蛋与工作台的边沿相碰时,手腕与手臂折成极富有艺术感的角度。甚至于打碎鸡蛋的声音都有一种悦耳的节奏。

    江千帆切开番茄的动作很迅速,当他的手指从番茄上挪开的时候,它就像一朵花一样绽开,仿佛被江千帆的刀刃切过,并不是痛苦,而是一场重生。

    林可颂在江千帆专注的眼中,似乎看见了另一个更为纯粹的世界。

    鼻间弥漫起鸡蛋与番茄的酸甜清香交融在一起的气味。

    思维被那气味所吸引,舌头与牙齿蠢蠢欲动。

    她做一份番茄炒蛋也许要折腾半个小时,而江千帆只用了几分钟。

    嫩黄色与红色在一起,是赏心悦目的融合。

    “咕嘟”一声,林可颂咽下口水。

    在一旁的梅尔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就是我与你的区别。永远不会有人在我这里把这道菜叫做‘红汤’。”

    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鄙夷的意味,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地让人自惭形秽。

    梅尔很绅士地为林可颂取来一只勺子,笑着说:“很多人一辈子想要吃一次他做的菜,你的运气真的很好。”

    再好吃也只是番茄炒蛋而已。林可颂是这么认为的。

    她舀起一勺蛋与番茄,吹了吹,送进口里。鸡蛋还是鸡蛋,番茄还是番茄嘛……

    不到一秒之后,林可颂的眼睛眨了眨。

    鸡蛋外松里嫩,番茄的酸咸的汁液与鸡蛋的浓香交织在了一起。番茄并没有熬至太烂,火候恰到好处。

    林可颂下意识就要再舀一勺,梅尔在一旁笑着问:“好吃吗?或者只是单纯的番茄炒蛋?”

    “……好吃。”

    当这一口咽下去,舌间仍旧留有那种咸酸浓郁却完全不腻口的味觉,它攀附上林可颂的神经,牵引着她抬起了勺子。

    “就只是好吃而已?没有其他的什么评语?”梅尔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好吃’本来就是一种很直观的感觉。哪里有那么多形容词或者评语啊!”

    说着说着,林可颂已经两三勺送进嘴里了。

    真的超好吃!好像舌头上所有的味蕾都被打开了似的,这是林可颂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番茄炒蛋!

    当林可颂将餐盘端起来,打算把盘底的汤汁都喝下去的时候,江千帆的手指扣在了盘子的边沿。

    林可颂下意识抬起了脸。

    “你觉得我教不了你?还是觉得眼睛看不见的人就不能做厨师?”

    他的声音从高处落下,每一个都按压着林可颂的心跳。

    “对不起,我因为你看不见所以对你产生了偏见。你做得番茄炒蛋……我不懂得怎样用好听的词语去形容,但它是我从出生到现在吃过的番茄炒蛋里面最好吃的。”

    对于自己的判断错误,林可颂向来不是那种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的人。事实就在那里,不会因为她承认或者不承认而改变。

    江千帆的脸上仍旧没有丝毫表情。

    林可颂歪了歪嘴,难道眼睛看不见他就感觉不到她发自内心地赞美?

    梅尔轻轻咳嗽了一声。

    林可颂这才明白过来。

    “还有……以你的水平教我那是绰绰有余!刚才你做菜的样子流水行云赏心悦目,就是眼睛看得见的人也做不到像你这样,好像对厨房里的一切了若指掌!”

    “那么从今天起,你的导师就是我。”

    “什么?”林可颂傻了眼,她看向梅尔,梅尔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梅尔,距离‘大师秀’的开赛还有多少时间?”

    “还有三个月。”

    江千帆的脸侧了过来,“那么请你做一盘番茄炒蛋,让我看看你的水平。”

    不要了吧!又做番茄炒蛋!我根本就没有水平!

    可是到如今,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梅尔替林可颂找了一条白围裙,她来到台面前,脑海中是江千帆流畅的身姿挥之不去。

    她吸了一口气,番茄炒蛋而已!这一次保证吃不死人!

    跌宕的心绪平静下来。

    林可颂选取了鸡蛋与番茄,锁定了所有她需要的配料,将江千帆方才所演示的一切重复着做了出来。

    鸡蛋的蛋浆要打出细密的泡沫来,番茄的厚薄要适中,中间的叶蒂要切除。

    江千帆的刀工太好,番茄的汁液完整地留在每一瓣中,台面上十分洁净。而林可颂与之相比就显得“惨不忍睹”,就算江千帆不说,林可颂也觉得自己将番茄最为精华的部分流失在台上了。

    翻炒,颠锅,入料,熬制,勾芡……尽管林可颂每一步都试图模仿之前的江千帆。她的神经完全紧绷,精力无比集中于手中的每一个细节。

    但每一步,都有一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滑稽感。

    林可颂将自己的番茄炒蛋盛出来的时候,一番对比之下,让她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什么是大师杰作啊!

    江千帆作为一个米其林星级主厨,对食物的要求自然是十分之高的。

    林可颂忽然可以理解为什么当时自己带他去吃的所有小吃,他只吃一口的原因了。

    梅尔将勺子轻轻靠在盘子的边沿。

    江千帆伸出手,首先确认了盘子的所在之后,低下头来,舀起了一勺,在鼻子前停留了不到一秒。

    那个短暂的瞬间,如同美食电影的海报一般。

    他微微张开了唇,他的舌尖触上勺子的那一刻,林可颂的心脏仿佛也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掠过。

    她在心里祈祷着,他会将她的番茄炒蛋咽下去……千万不要吐掉!

    更不会用那一日海选评审的措辞来形容她入门级别的番茄炒蛋。

    她是认真的,只因为她知道它会被送到他的面前。

    林可颂发觉自己终于明白了那一日参赛者面对美食评审的心情。

    忐忑、紧张,手心冒起了薄汗。

    梅尔则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林可颂,似乎在安慰她说:无论江千帆说什么你都不必放在心上。

    但是林可颂知道,无论他说什么,自己都会印象深刻。

    “鸡蛋的咸度与番茄的酸度不在一个层次,味觉平衡失调。番茄在锅里留的时间太久,导致口感稀软。煎蛋时候的油热度不够,因此鸡蛋不够蓬松。我个人不明白为什么温斯顿会评论它为‘地狱红汤’。”

    他的声音冷静而客观,仿佛定律一般有着让人深信不疑的力度。

    正因为如此,林可颂更加不想听到他对她的失败像是对待其他人一样“一言以蔽之”。

    “你的番茄炒蛋并不好吃,但也并没有难吃到被称为地狱的地步。”

    一直低着头,感觉像是自行车负重骑了两万五千里的林可颂猛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江千帆。

    江千帆的“并不难吃”对于寻常人来说是多么高的赞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