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第057章 一辈子别想逃开

第057章 一辈子别想逃开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风起云涌,月朗星明。

    一头青丝随风舞动,一袭黑衫裙袂飞扬。

    柠黄的月光下,一双微眯的美眸灿如星辰,闪着盈光的粉唇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笑颜如花。

    南翼玄呆了,也怒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在面纱下还带了一张面具!

    那面具从鼻子到下巴,堪堪遮住了半张脸踝。

    趁着他闪神的瞬间,云落身子一转,挣开了他的钳制,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得意地扬起了下巴,“怎么样,本姑娘的脸,玄王看了还满意吗?”

    上次差点就被他摘了面纱,所以她早就做好了双重防范,这会儿总算是用上了。

    怒意只是一闪即逝,南翼玄发现,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已经气不起来了。

    有句话不是说,气着,气着,就习惯了么?

    现在的他,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嗯,相当满意。”南翼玄煞有其事地点着头,眸底神采奕奕,“所以女人,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开了。”

    “玄王此话何意?”云落眉头微皱,这话可真容易让人误会。

    南翼玄邪邪一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云落的眉皱得更紧了,这货的意思,是看上自己了?

    哦天,不要这么狗血好不好?

    见云落皱着眉,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南翼玄的脸不由得沉了沉,“怎么,被本王看上,很委屈你么?”

    这一声“本王”是他今晚第一次说,可见他此刻的心情不是太美妙。

    他可是玄王,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她一脸嫌弃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委屈倒还不至于,就是有点受宠……若惊而已。”云落的声音轻轻软软,那“受宠若惊”四个字从她的嘴里出来,却是怎么听,怎么别扭。

    聪明如南翼玄,又怎么可能会听不出其中的意思,脸色顿时又阴了几分,未等他开口,却听得云落又道:“这不过这份宠,我怕是无福消受了,因为……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话拒绝的是毫不留情,让第一次跟女人告白的南翼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冻结了一般,温度骤降,云落提起了十二分的警觉,看着面色沉凝,眸光中却是波涛汹涌的南翼玄,心中有点后悔。

    她好像拒绝的太过于直接了一点,人家是玄王,多少该留点面子才是。

    这会儿可好,惹怒了他,自己能不能顺利脱身,都是个未知数了。

    南翼玄没有再说话,只是眯着眸子目光如炬地看着云落,深沉冷峻的眼眸里眸光流转,却让人看不出情绪。

    云落静静地回望着他,面色平静,隐在袖中的两只手,却暗暗做好了准备。

    敌不动,她不动!

    可是过了许久,南翼玄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若不是那慎人的寒气依旧,云落会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夜,渐深,清宁的月光下,两道身影笔直地站在月城最高建筑物的顶上。

    云落嘴角微抽。

    他们这算是什么?

    为月城的百姓站岗?

    做月亮骑士?

    要代表月亮消灭邪恶吗?

    她也不管什么敌动敌不动的,勾了勾唇道:“时间不早了,我就不陪玄王赏月了,先告辞!”

    话落,她转身一跃,朝着下面飞去。

    感觉着身后的人并未追来,正在诧异间,一句话幽幽地飘进了云落的耳中,“这一次本王放你走,只是想向你证明心意,下一次,就绝对不会放手了!”

    这句带着几分哀怨,几分坚定的话,让云落的心微微一颤,其结果就是在落地的瞬间拐了脚。

    “靠之!”

    云落疼得爆粗,也不管南翼玄有没有在上面看着她,强忍着脚痛,快速朝前奔去。

    目送着那道娇小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南翼玄那俊冷的眸光中竟多了几分无奈和失落。

    他第一个跟个女人告白,竟然就被这么无情地拒绝了……

    不过,这也是在他意料之内的,因为正是她这样的性格,才吸引了自己,不是吗?

    可惜的是,今天还是没能看到她的真容。

    虽然他喜欢的是她的性格,但是对于她的长相,他还是好奇的不得了。

    因为扭伤后又急速奔跑,当云落回到左相府的时候,左脚踝处已经肿得跟个馒头似得,完全下不了地了。

    云落单脚站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院墙,无语地扶额。

    平日里一个纵身就能跳上去的院墙,此时却是那么地高不可攀,可悲的她回不了家了。

    她跟南翼玄一定是八字不合,不然为何一遇到他,就会倒霉呢?

    第一次相遇

    ,她就被他压在身下……第二次相遇,她醉酒出丑……第三次相遇,正逢圆月之夜,还害得她受了伤……这一次,又是如此。

    而且他还说喜欢自己?

    真是谢谢他全家了,他玄王的喜欢,她可承受不起。

    以后见到他,她一定要远远地躲着他,不,最好再也不要见到他。

    云落边腹诽着,边朝着后院的方向跳去,翻墙翻不了,她只能从那边的偏门进去了。

    好不容易蹦达到了门外,上面上着锁,但这对于云落这个神偷来说等于不存在。

    她的右腕上带着一只极其精致的紫金镯,上面刻着一些奇特的图腾,似龙,又似蛇。

    但它的奇妙之处并不在这些图腾之上,而是镶嵌在上面的那颗红宝石上。

    只见云落在上面轻轻的一按,然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根银丝,对准锁孔捣鼓了几下,就轻而易举地将门给打开了。

    这个镯子是她的工具箱,同时也是她的武器,是凌飞寒送给她,然后又被她精心改造过的。

    收好银丝,云落拿掉了锁,正要推门,可是这一推之下,却是愣住了。

    推不开?

    用了点力气继续推,还是推不开……

    晕,这是被人堵住了吗?

    云落的整张脸都黑了,家里进不去,蹦到雪影楼总部又那么远,这夜黑风高的,莫不是要她露宿在街头了?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忽觉身后有异动,心中警觉顿起。

    难道南翼玄跟来了?

    但是下一秒,一抹笑容在她的脸上绽开,正欲回头,整个人已经落入了一个怀抱,而后跃到了半空。

    抬头,一张清雅俊逸的脸映入眼帘,淡淡的药香萦绕在鼻尖,烦躁的心,就这么安定了下来。

    “飞寒,你怎么来了?”

    凌飞寒低头浅笑,“我不来,有人就要露宿街头了。”

    云落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身为神偷竟然被关在了自家门外,说出去她还怎么混?

    “你呀……”凌飞寒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宠溺,几个窜跃,就稳稳地落在了落芯苑中。

    虽然落了地,但他的手并未离开云落的身子,而是低头看向她的脚,面带心疼地责备道:“怎么又把自己弄伤了?”

    “怪我出门没看黄历。”云落轻描淡写,并未打算把南翼玄的事情跟他细说。

    凌飞寒自然也不多问,直接将她抱起,朝着房中走去。

    心安理得地窝在他的怀中,云落抬头看着他光洁莹白,线条完美的下巴,不由得想起了上次的那场意外……

    “小姐,你怎么了?”小鱼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云落敛神,发现自己已经被凌飞寒抱到了房门前。

    云落笑了笑,还未来得及开口,人已经被凌飞寒抱了进去,径直朝着床走去。

    小鱼和小雅对望了一眼,连忙跟了进去。

    将云落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凌飞寒这才转身对着身后不明情况的两人吩咐道:“小鱼,去拿毛巾和冰块,小雅,把我的药箱拿来。”

    “是。”两人急急离去。

    凌飞寒回转身来,居高临下地盯着云落,却是沉默不语。

    眸中的温柔依旧,同时却带着几分不明意味的冷冽。

    云落被他看得心尖儿发颤,她知道,他在生气,气自己刚伤愈不久,就又受伤了。

    怯怯地伸手扯住了他的袖子,云落撅着嘴撒娇道:“飞寒,我知道错了啦,以后绝对不会再把自己弄伤了。”

    “哎……”凌飞寒叹了口气,蹲下身将拉着他衣袖的手拿开,然后握在了自己的掌中,无奈地道:“你屡屡受伤,到底是该怪你这个徒弟学艺不精呢?还是要怪我这个师父教导不严?”

    他本是一句玩笑话,但云落听了之后,却是面色一变,看着他的眸中多了几分思量。

    凌飞寒看出了些许的异样,浅笑着问道:“怎么了?”

    云落沉吟了一下,抿了抿嘴,忽然开口道:“在你的心目中,我只是你的徒弟而已吗?”

    凌飞寒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握着云落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但他很快便恢复了常态,一边替她脱着伤脚的鞋袜,一边道:“当然不仅仅是徒弟了,你还是我最最疼爱的妹妹呢。”

    “妹……妹?”云落重复着这两个字,一股酸涩自心中涌起,酸了她的鼻子,涩了她的眼睛。

    但她强忍着这股酸涩,脸上绽开了一抹绚烂的笑,“是啊,你是我最最好的哥哥,也是最最厉害的师父。”

    她笑着,眼中却已经聚起了水雾,怎么忍都忍不住。

    凌飞寒没敢去看云落的脸,可是他正在脱鞋袜的手却有些微微的颤抖。

    小巧的脚丫子露了出来,脚踝处却肿得老高,凌飞寒皱着眉,轻轻地在上面按了按。

    “嘶!”

    一道抽气声随之响起,凌飞寒飞快地收回了手,抬头一看,却正好看到两行清泪自云落的眼角缓缓流下。

    “小落!”他心中一阵抽痛,起身将她搂在了怀中,满怀歉疚地道:“对不起,弄疼你了。”

    凌飞寒是真的慌了,认识她这么多年,就算再苦再痛,他都未曾见她掉过一滴眼泪,可是现在……她竟然哭了。

    “是啊,好疼,好疼!”不仅仅是脚痛,她的心更疼。

    云落胡乱地擦着眼泪,可是这眼泪却跟开了闸的洪水似的,越流越多,怎么都擦不完。

    前世今生,她隐忍了这么多年,这眼泪自然是多了。

    原本以为自己不会伤心,不会心疼的,可是就在刚刚,亲口听凌飞寒说出“妹妹”两个字的时候,她还是疼了。

    疼到忍了那么多年的泪,终于忍不住了。

    原来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洒脱,五年时间,已经让她的心系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

    凌飞寒抓住了她擦着眼睛的手,将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前,“别擦了,实在痛就哭出来吧。”

    “呜呜呜……”原本只是流泪的云落终于呜咽出声,而且是越哭越大声,她这是借着脚伤,狠狠地发泄呢。

    当小鱼和小雅拿着东西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小姐窝在凌飞寒的怀中放声大哭的一幕,当场呆在了原地,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她们在她的身边已经伺候了整整五年,可是从未见过小姐哭过,这会儿竟哭得跟个孩子似得。

    不过这样的小姐,才算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不是吗?

    小鱼首先回过神,静静地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床边,然后扯了扯依旧呆愣愣的小雅,示意她放下东西就出去。

    小雅会意,放下东西后就跟着小鱼退出了房门。

    轻轻地关上们,小鱼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笑了,“不知道为何,看到小姐哭得这么伤心,我却很开心呢。”

    小姐会哭,而且是在一个男人的怀中哭,就说明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接地气儿的。

    “嗯,我也有同感。”小雅难得正经地点点头,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眸中带着不舍,“虽然我有点儿小伤心,却为小姐感到高兴。”

    凌堂主这么优秀,当然只有同样优秀的小姐才能让他这么抱着,心疼着,安慰着。

    “你这丫头!”小鱼没好气地点了下她的额头,然后拉过她的手道:“走吧,姐姐我请你去吃宵夜,安慰一下你这颗受伤的小心灵。”

    “可是我在减肥额。”

    “吃了再减吧。”

    “那……好吧,我要吃水晶蹄髈,将烤板鸭,红油猪手……”

    “……”

    外面的声音渐渐远去,云落也由嚎啕大哭变成了抽泣,渐渐停止。

    等她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凌飞寒那白色的衣襟上已经沾满了她的鼻涕眼泪,顿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看着她垂首低眸不敢看自己,凌飞寒有点哭笑不得,“哭好了吗?”

    “嗯,哭好了。”云落大方地点点头,然后一把扯过他干净的衣袖,“嗤”的一声,在上面擤了通鼻涕。

    ……

    凌飞寒目瞪口呆,嘴角抽搐。

    这个丫头,分明是在报复他。

    他当然知道,刚刚的云落会哭成这样,绝对不单单是因为脚上的痛。

    可是现在的他只能装作不知道,因为他无法给她任何的回应。

    所以,就在刚刚,她的哭声,她的眼泪,声声砸在他的心上,滴滴刺在他的心尖,可是他除了这样抱着她,无声地安慰她,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一通发泄之后,云落的心情已经恢复了过来。

    见凌飞寒犹在发呆,出声提醒道:“赶紧给我治伤吧,不然明天都无法参加百花宴了。”

    一听到“百花宴”三个字,凌飞寒的眉头皱了皱,却是什么都没说,开始给她治起了脚伤。

    “脚只是单纯的扭伤而已,没有伤到骨头,先冰敷一会,再上点药,到明天走路应该没事,不过切忌跑动跳跃。”

    凌飞寒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就如春日里的微风,冬日里的暖阳,让人听了心旷神怡。

    正是这份温柔,这份神怡,让她有了不该有的念想……

    意识到自己又在想这些了,云落甩甩头,笑着应道:“明天是第一次进宫,连走路都得小心翼翼的,我难道还会在宫里又蹦又跳?”

    凌飞寒笑着摇摇头,不放心地提醒道:“知道就好,皇宫不比外面,处处充满危机,你一定要谨慎低调一些,勿要呈强出头,让人看出端倪来。”

    云落点头,“知道啦,我一定会挑个最不起眼的位置,然后默默地吃东西就可以了,反正我是个废物,那些个皇孙贵公子也不会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

    “

    嗯,总而言之,小心为妙。”

    上好药,包扎好,凌飞寒扶着云落躺了下去,又体贴地为她盖好了被子,“距离天亮也没几个时辰了,你再睡会吧。”

    “嗯。”云落闭上眼,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去。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凌飞寒放在床沿的手握紧,松开,再握紧,再松开。

    此时此刻,他心中的痛和苦,无人能懂,可是他知道无论如何,他都要忍下去,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应该承受的,也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地拥有云落。

    他欠她的,实在太多,太多……

    第二天,距离出发时间没多久了,云落却还在蒙头大睡,无奈之下,小鱼和小雅只能冒着被拍飞的危险,硬着头皮将她拖了起来。

    只是当两人看到云落的脸之后,竟是齐齐尖叫了起来。

    “哎呀小姐,你的眼睛怎么肿成了这样?”

    “哎呀小姐,你的黑眼圈怎么这么深?”

    此时的云落精神恍惚,披头散发,眼睛肿得跟个小灯泡似的,黑眼圈深的像只熊猫。

    其实昨天她开始的时候只是装睡,凌飞寒走后,她盯着床顶想了许多,许多,过了许久才睡着……

    就这样,她成了金鱼和熊猫的混合体。

    但云落却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虽然被拖了起来,却始终闭着眼睛,任由小鱼和小雅摆布。

    看着她这幅形象,小鱼只能取来了两块小冰块,用毛巾裹着敷在了眼睛上。

    冰块的刺激让云落猛地一个激灵,但随之而来的舒适感却又让她昏昏欲睡。

    敷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是消肿了不少,看看时间已经不多,小鱼也只能作罢。

    洗漱、换衣服、梳头,化妆……两个丫头忙得不亦乐乎,而云落却依旧闭着眼睛,只差没打呼噜了。

    小鱼手中拿着两支玉簪子,正在云落梳好的发髻上比对着,考虑插哪只来得好,小雅的声音响起。

    “这小姐可真能睡。”小雅一边给她遮盖着黑眼圈,一边小声地嘀咕着,“等会到了皇宫,她不会也这么睡着吧。”

    小鱼笑了笑,正要说话,一道声音却先她一步响起了,“竟然在背后说我坏话,罚你一个月不许吃宵夜。”

    “……”小雅瞠目,小鱼偷笑。

    “小鱼,用白色的那支。”云落的声音在一次响起,这次却是对小鱼说的。

    小鱼看了看左手上的兰花型白玉簪,再低头看看镜中的云落,却发现她依旧闭着眼睛,仿佛刚刚说话的根本就不是她。

    这小姐是在说梦话呢……

    笑着摇摇头,小鱼将白玉簪插在了她的发髻上,端详了一阵后,满意地点点头。

    嗯,还是小姐眼光好,这白玉簪果然比碧玉簪好看许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落正在迷迷糊糊间,就听到小鱼道:“小姐,赶紧醒醒啦,时间已经不早了。”

    云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却在看到镜子中的人儿的时候呆住了。

    洁白如雪的云烟衫上用珍珠缀出几朵兰花,下面配上一袭逶迤拖的素娟云形千水裙,云髻峨峨,髻上除了随意点缀的几颗珍珠,余下的便只有那只兰花形的白玉簪了,一张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黑眼圈已经完全被遮盖住了,而那依旧有些微肿的眼睛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美,反而增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羸弱感。

    小雅一脸羡慕嫉妒恨地看着自家小姐的脸,狗腿地赞道:“我说小姐,你平日里也该多化化妆,出去溜达溜达,保准把那些月城第一美女,南月国第一才女什么的比下去。”

    “嗯,这句话挺中听的,刚刚的处罚取消了。”

    此时的云落已经完全清醒了,她抬手摸着脸,一双美眸微微眯起。

    就是这张脸,让南翼玄那家伙耿耿于怀,几次三番想要扯下她的面纱。

    今天的百花宴,他肯定也会去的吧,就是不知道当他看到这张脸的时候,能不能认出来呢?

    唇角扯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云落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