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15章 巧合

第15章 巧合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穿越之农家子 !

    屋子修葺的时候林水生花费了很多心思,想了很多细节,和木匠商量着可行性。那木匠做这一行二十多年,修葺盖得屋子数不胜数,但还经常为林水生偶尔提到的一些眼前一亮,虽说有些地方仔细考虑过并不可行,但有的细节却很值得借鉴。

    “原来州府官老爷家里是这个样子,要不是给你修屋子,我做了这行这么多年,怕是也没有想到原来可以这样。”那木匠拍了拍林水生的肩膀,开口称赞道。

    “林兄弟,我瞧着你以后也会是发达的,等到你重新盖屋子的时候别忘了哥哥我,这次你这个兄弟哥哥认定了,等有机会到县城的时候,就去哥哥那里做客,到时候我请你喝酒。”

    之前木匠到林家村还有些不情愿,但如今却是很庆幸来到这里,林水生这个屋子让他多了很多想法,以后做事的时候也能让人多看一眼。

    “好,楚大哥,以后我去县城的时候定然会去的。这次我家麻烦大哥了,要不是大哥,我的屋子也不能这么快就修好。”

    隔行如隔山,林水生对于古代修葺屋子细节并不清楚,用几句话换来楚木匠的好感,对于林水生这笔买卖并不吃亏,要知道得到了楚木匠的好感,他可是提前了好几日就住上了修好的屋子,花费的银子也比预计中要少了很多。

    “大哥,你以后用得着弟弟的话,尽管开口。我前几日忙着修葺屋子,没想到发生这么多事,辛苦大哥了。”

    林水生看着比起几日之前越发沉闷的林金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前些日子张翠莲对大嫂秦氏动手,谁知道秦氏却怀有了身孕。身为婆婆把媳妇打到流产,又有之前卖孙女的事在一起,这一次秦氏是彻底忍不住了,等身子强一些,直接带着二个女儿回了娘家。

    对着父母兄弟叙说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秦氏是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当初秦氏出嫁的时候,还想着秦氏能帮扶一下娘家,谁知道这个秦氏这个婆婆却是个厉害的,嫁出去一个女儿这么多年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虽然心中不甘到却也无法说些什么。如今总算是找到了林家的过错,秦家带着一群人来势汹汹的到林家这边问罪。

    张翠莲看着这么一群人兴师动众要和她拼命的模样,吓得躲在了男人的后面不敢出面,只能有林铁柱出面给秦家赔不是。最后的结果是除了之前分家的条件以外,林金生也从林家搬了出来,林铁柱夫妻负责在村子给他们找一个屋子安排居住。

    林家村到也有几座空着的屋子,他们的主人或者过世,或者发达搬到了县城里面。但置办家业可是不少的一笔开销,林铁柱夫妻自然不愿意同意。但林金生沉默不语站在那边一眼不啊,任着秦家的人出面大闹。

    小四还要科举女儿还没有出嫁,眼下这个事要是闹大的话,怕是彻底毁了这对儿女的前程。就连平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林家四郎被秦氏人这么一闹也有些懊恼,母亲没事找事,摔下了脸色让他们快些把事情解决掉,就带着书去学堂的同窗那里暂住,在事情不解决之前他才不要回来。

    林铁柱夫妻二人最在乎的就是林四郎,看到儿子离家出走,再委屈也只能想办法解决,委屈求全同意了秦家的要求。这些林水生都不知道,突然听到大哥搬出去的消息,林水生还有些奇怪,后来从大哥轻描淡写的话语中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林水生也只能叹了口气不好在说什么。

    “之前,娘要你搬出去的时候,是我这个大哥没本事,不敢反驳娘,让你小小年纪一个人住,我这个做兄长的真的没脸去见你。你地里的事我也不好出面,弟弟委屈你了。”

    林金生王者眼前这个弟弟,心中很是愧疚,当初分家的时候作为兄长他应该照顾这个弟弟,却因为种种顾忌不愿意和爹娘撕破脸面,退而求次放弃放弃了弟弟,也委屈了媳妇孩子。

    眼下是搬出去了,但付出的代价却太惨重了。很多事林金生不想去说太多,但寒了的心却永远也暖不过来。

    “大哥,这些都过去了,你的难处我是知晓的,那些不要再提了。今日你乔迁大喜,是高兴的日子,我们兄弟不要再说那些伤心的事。”

    林水生对于林金生当初的犹豫很理解,人之常情当初的他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个累赘,又有张翠莲的关系,犹豫是很正常的事。

    这个不是之前生活的现代,在古代特别是村子里面,宗族和亲戚是很重要的,人丁单薄很容易会被欺负。在林水生的未来规划之中,狐假虎威,那个贵人的幌子用不了太久,等到他真的把日子过得红火起来,纵然有一个贵人挡在前面,也躲不过村子里面人的算计。

    另外一个人能做的事太少,他未来的发展都需要帮手,而帮手的选择,在眼下来看,林金生却是他最好的选择。心中有了主意的他,自然要拉近和金生的关系,以后双方也会互相照应。

    “之前我本来是准备去县城那边打零工,本来已经和人说好了,但如今刚搬出来,你嫂子那里也离不开人,怕是去不了了。老三,你只有三亩地,要是愿意的话,我和那边说说要你去,供吃供住,一个月下来也能攒下三四百文钱。”

    没分家之前林金生也经常在农闲的时候去有钱人家做零工,那时候辛辛苦苦攒下的银钱全都上交到了家中。分家之后,林金生本来打算着等农忙之后就跟着人再出去几个月,多赚些钱也能贴布一下家用。但媳妇流产分家一连串的事,让林金生一时间抽不开身去。他们从林家搬出去,若是他走了,只留下媳妇和一对女儿在家中,他放不下心来。

    另外这次分家,岳家那边给他要了不少的东西。上次分家的时候他对父母的话没有怀疑,对分家不公也没有任何的不满,相反平静下来还觉得有些愧疚。但如今他暗暗叹了口气,若不是这桩事,他不会知晓父母竟然积攒了那么多的银两,对他们却如此的吝啬。

    子不言母过,这些话林金生没有林水生说,怕林水生对父母心生不满。但林金生不说,不代表林水生不知道,只是不想去追究罢了。

    “哥,我河边那两亩地,你是知道的,荒废了太可惜了,我心中有些想法,也不知道行不行,准备这几日去试试。要是行的话,将来也能赚些钱。”

    “那两亩地?每年夏天的都是都会被淹,庄稼根本长不活,你小的时候怕是也记得,辛苦了一年,一场大雨全都化为了乌有。弟弟你虽说是认识了贵人,但也不能把精力浪费在那上面。”

    “大哥,我知晓,我没有准备在那种庄稼,其实这个念头,也是贵人告诉我的。他听了我有这么一块地,替我想了一个变废为宝的办法出来。贵人的话是不会出错的,我想要试一试。”

    “贵人说的,那老三,你用得着我这个哥哥的时候,你尽管开口。只要我这个哥哥做得到的事,绝对不会有二话。”林金生听到是贵人的意思,那贵人自然见多识广,他们不知道的事,对于贵人来说该算不得什么,贵人的办法也自然能解决弟弟的难题。

    林水生看着脚边的玉佩又看看过往的行人,想到自己前几日编造的谎言,没想到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发生在他的身上。今日去县城林水生是准备去醉仙楼一趟,看看秦掌柜的生意怎么样,顺便从对方的口中问些事情。但没有料到刚走到县城门外一里路的位置,就看到地上的玉佩。

    那玉佩是羊脂白玉雕成的,没有任何的渣滓,入手那温润的触感,让林水生很确定这块玉佩定然价值不菲。但这么昂贵的东西看着像是贴身之物,怎么会掉在这里,要知道这条路来往的更多像是林水生这样穷苦的村民,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把玉佩捡了起来,林水生到没有想要真的出现他故事里面那样的贵人去奖赏自己,但这这块玉佩若是他置之不理的话,被其他人捡到,怕是很难再物归原主,至于交到官府,对于眼下的官府的清廉,林水生没有任何的信心。

    反正他眼下手上也有些余钱,也没有要紧的事去做,倒不如坐在这里,等一等。林水生刚坐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就看到几个人快步向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边走边四处的看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应该就是在这边,咦,少爷,您看前面有个人,不如小的去那边问问,看看那个人看没有看到少爷您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