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14章 流产

第14章 流产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com,最快更新穿越之农家子 !

    林家村的人大部分还很是厚道,眼下看着林水生这边才分家就遇到了贵人,得了富贵,再想到之前张翠莲死命非要把这个儿子撵出去的事,众人只觉得好笑,对着张翠莲的过往也指指点点起来。

    张翠莲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从村子里面人口中听到传言的时候就要去找林水生要些好处。不论分不分家,他们可是他的爹娘,儿子孝敬老子天经地义,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出来。

    只是张翠莲才要迈出门就被林铁柱给拦了下来,林铁柱没有理会张翠莲在屋里里面骂鸡骂狗,,撒气发泄,只要张翠莲不在这个时候到林水生那里让人看了笑话,至于张翠莲心情如何,这个林铁柱可就管不了了。

    自家婆婆心情不好,其他人也都不敢上前。秦氏自从上次石泊莲分家以后,虽然还住在原本的屋子,但却在不像是之前那样任劳任怨,做牛做马,让林金生做了一个简易的灶台,一家四口再也没去正房那边开火。张翠莲对这个挑拨离间的大儿媳越发的不满。

    前些日子忙着地里的事,秦氏有有意避开她,绝不和她独处。有林铁柱和林金生父子在,张翠莲也找不到机会好好给秦氏一个教训。但今日外面林水生遇到贵人的传闻让张翠莲的怒火找不到发泄的地方,看着躲在屋子里面的秦氏,张翠莲一脚踹开了秦氏的屋门。

    “你这个坏心肝的,要不是娶了你这个扫把星,怎么会分家,老三有怎么会走,我们林家真是作孽了,爷们去外面干活,你这个媳妇不知道孝顺爹娘,饭不做,活不干,哭,哭,什么哭,两个赔钱货,就该给你卖掉。”

    屋子里面秦氏本来带着二个丫头在做绣活。大丫之前跟着村子里面手巧的姑娘学了几个新花样,秦氏趁着难得空闲的时候,准备和大丫多绣一些,也能换几个钱。金生已经答应她了,等到秋收地里的庄稼换了钱,他们就搬出去。

    张翠莲看着一见到她就瑟瑟发抖的二丫,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点到了最高,全都是这个该死的丫头,要不是她,那些东西全都是他的,结交贵人这种好事也能落到四郎的身上,怎么会像眼下这样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话。啪的一巴掌对着二丫打了过去,二丫吓坏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躲,秦氏心疼女儿,蹲下来把女儿护了起来,那巴掌也就结结实实打在秦氏的身上。

    “奶奶,奶奶,我错了,你别打我,娘,娘。”

    大丫二丫大声的哭声让张翠莲越发的动怒,当初就是这娘三个在地里面哭,才让她一直被人笑话,这些日子走在哪都让人指指点点的,新仇旧恨累积在一起,今日当家的和金生都没有在家,张翠莲干脆一把把秦氏拽了起来,对着秦氏和两个孙女就打了起来。

    张翠莲是长辈,秦氏不能还手只能躲,还要护着二个丫头,那拳头打在她的身上,秦氏只觉得越来越痛,原本还能忍受的疼痛,后来却开始忍受不了。

    大丫倒是个机灵的,看到奶奶打娘,带着妹妹跑了出去,呼喊着去靠山。杨氏看到张翠莲动怒,一直呆在屋内没有出去,生怕殃及池鱼连累到自身。眼下看到大丫二丫跑了过来,也不好在继续呆在屋内,拉着二丫走了出去,并催促大丫去找林铁柱父子两个回来。

    “死丫头,是非精,看我不打死你们。”张翠莲被秦氏拦着,只能眼睁睁看着二个孙女跑了出去,气恼对着秦氏身上踹了几脚。之前秦氏就觉得身上疼痛难忍,张翠莲这一脚踹了下去,尖叫了一声抱着小腹,红色的血液从秦氏腿上流了下来。

    杨氏带着二丫磨磨蹭蹭的走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一幕……

    “水生,你娘他我被猪油懵了心,你不会怪罪她吧!”林铁柱看着风风火火忙碌的修葺房子的帮工,上下左右把林家的老屋子打量了一番,又看看站在他对面,一脸憨厚的水生,叹了口气,开口道。

    “爹,娘要分家,做儿子的说不出不字,儿子虽没读过书,但也知道子不言母过,分家了,这些就不要再提了。”

    对待林铁柱,林水生不能像是对待张翠莲那样。当初分家的时候在外面看来全都是张翠莲这个做娘的狠心,千错万错都在张翠莲身上,林铁柱是个老实人只是管不住媳妇罢了。

    “水生,你是个懂事的。你小的时候就跟在爹的后面,那时候家里这些孩子,爹最疼的就是你,后来长大了,你这个孩子倒是和爹生疏了。

    你娘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你和你弟弟是双胞胎,你弟弟小的时候奶水不足,体弱了一些,你娘也偏疼了他一些。你不知道你小的时候最是磨人,一刻也离不开人,你三个月的时候发热,我和你娘白天黑夜守在你身边,整整三天三夜,好不容易你退热了。你娘却是病倒了,连带着你弟弟也跟着病了。”

    林铁柱知晓林水生嘴上不说,心中也定然对他们的偏心和绝情有怨恨。没有出贵人这桩事,林水生的感触,林铁柱并不在意,但如今,林铁柱也只能亲自出面弥补父子之间亲情的裂痕。

    “父亲,我知晓了。”

    还好这个身体的主人本来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水生也不用违心的去说那些恶心人的话。林铁柱对于水生的态度还很满意,饭要一口一口的吃。

    水生这个孩子只要稍微给他一些善意体贴,这个孩子的心就很容易拉过来。自以为已经找到拉拢林水生的方法,在看着这个老院子的时候,林铁柱以主人的身份四处打量着,对着林水生提出种种过分的要求。

    “水生,我们这屋子都已经破败成这个样子,再修葺不值当,倒不如把这个屋子拆掉重新盖,那贵人派了木匠来也是要帮你,倒不如一次到位,省的今后折腾。”

    他这个老屋子虽说破旧,但却有很大一块空地,那贵人随便手中掉一些钱就能给他们盖一座体面的屋子,正好他们的屋子也旧了,等到这边新屋子盖好,他们干脆就搬来大家一起住。

    “水生,这里修葺屋子你怕是也没有地方住,不如回家,你屋子我没有动过,你还住在那边,等到这里盖好了,你再搬回来。”

    “父亲,这些是贵人吩咐的,贵人只让他们给我修屋子,没有说要盖屋子。我只帮贵人做那么一点事,贵人已经做了这么多,我是万万不会出头去求贵人的,不会去的。”还没有等到林铁柱说要让林水生去求那个所谓的贵人,林水生直接否决了林铁柱这个念头。

    “大家在这里帮忙,我还要做饭,要是搬回家去,做饭也不方便,大家能在这里,我有什么不行的。搬回家的事,爹你不要再提了,孩儿不想让爹为难,娘那边对孩儿还是不要出现,要是为了我,让娘动怒的话,儿子就太不孝了。”

    林水生搬出去,怎么能愿意重新搬回去,反正张翠莲对着他的态度放在那里,孝道可是双刃剑,用得好的时候也是能帮助自身。

    傻瓜,废物,林铁柱一听到林水生吓得连连后退,毫不犹豫就拒绝了他的话,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阴沉了下来。这个孩子果然是胆小如鼠,明明有天大的机遇摆在他面前也不知道抓住,和他在这里说话真是浪费唇舌,不过也好,这个性子也好控制,今日这么多人,林铁柱也不好发作,转身从林家离开。

    过几日等到县城的木匠和帮工离开,他在好好的和水生这个孩子说道说道,让他明白要如何谋划该得的好处。水生看到林铁柱走了,长出口气,要不是他没有足够的本钱从这里搬离,林水生早就没有耐心去应付林家这群人。

    之前说要做饭,倒不是假话,他们村子离县城也有些距离,当初为了做戏,他特意花了大价钱请了县城的木匠来。比起村子里面人帮忙,这些人确实要安排食宿的,住的地方倒是有,在西屋的炕上,吃食上,倒是要林水生自己张罗。

    林家发生的事,林水生并不知晓,林家村虽然不大,但林家老屋子和林铁柱他们家却正好在两个方向。林水生这边家里面忙的火热,哪里有那个精力去顾忌林铁柱那边。偶尔闲暇的时候倒是有些疑惑林铁柱怎么不来了,按着他的估算这个爹可是要打亲情牌,长久战的。

    但也只是偶尔想想而已,他又不是受虐狂,林铁柱一家人不来招惹他,他更是乐的清闲。老屋子修葺,真做起来事情也是很多,林水生看着原本破烂不堪的屋子,慢慢的变了一个样子,虽说心疼还没有捂热乎的银子,但也很是自豪得意。

    这是自己来到这里属于他的第一份家业,也许在很多人眼中并不值钱,但却是自己将来的起点。